【新戲影評】《血觀音》:本土電影,國際級的精彩

早已聽聞《女朋友。男朋友》十分出色,但今次才是筆者第一次看楊雅喆的電影,看畢後真的很慚愧。明明香港同樣非常適合用這種偏黑暗的角度拍政治諷刺故事,但香港拍來拍去的都是喜劇。稍為有膽拍的已經是《十年》,然而《十年》的製作技巧仍相當幼嫩,相比之下《血觀音》是一部完成度相當高的作品,即使和其他歐美大作比較依然毫不遜色,非常值得香港電影人參考。撰文:伊藤誠

Read more

【新戲影評】《正義聯盟》:終於成為一個認真的挑戰者

在Marvel 宇宙電影每況越下的同時,這次DC的電影終於展現出應有的風采。比起的平平無奇的《蜘蛛人:返校日》、Marvel 鬧劇式的英雄電影《雷神奇俠3:諸神黃昏》,今次的《正義聯盟》更得我心。整部《正義聯盟》起承轉合的節奏穩定,緊張和溫馨的氣氛都營造得恰到好處,繼上次的《神奇女俠》之後,DC再一次向觀眾證明,他已經痛改前非了。撰文:伊藤誠

Read more

【新戲影評】《風河谷謀殺案》:日復一日的生活令人失去希望

不知是不是為了配合導演上一部編劇的作品《非正常械劫案》,香港片商將本片的片名譯作《風河谷謀殺案》。事實上,本片的焦點並非放在謀殺案,而是會一單謀殺案,反映出在全國犯罪率名列前茅的風河谷印第安保護區中,平時看似和一般人無異的居民的獨特心理環境。撰文:伊藤誠

Read more

【新戲影評】《黑魔塔》:製作經費大概是被小偷偷走了

《黑魔塔》(The Dark Tower)改編自著名奇幻小說作家史蒂芬金的同名小說,加上有兩大老戲骨馬修麥康納希和艾德里斯艾巴參演,令筆者對這部電影的期望很高。然而《黑魔塔》真的令我很失望。它的就像《魔戒》式大人帶小孩冒險的故事,混合了《殺神John Wick》式的二流槍戰畫面,出來的效果就像檸檬水混合牛奶,一塌糊塗。撰文:伊藤誠

Read more

【新戲影評】《巴利薛爾:飛常任務》:在美國,一切都有可能

《巴利薛爾:飛常任務》(American Made)這是一套非常有趣的電影。導演用《華爾街狼人》一般的超快節奏和即配合得天衣無縫音放畫面,演繹出一個令人意想不到的故事。導演說故事的技巧很好,每每接一個鏡頭或播一個音效,觀眾就能夠快速掌握當中的含意,使劇情像裝了火箭引擎般極速推進,緊張萬分。撰文:伊藤誠

Read more

【新戲影評】《星際特工:千星之城》:令人無甚得著的兒童電影

《星際特工:千星之城》(Valerian and the City of a Thousand Planets)前段已經先聲奪人。男主角Valérian和反派在沙漠市場和多次元空間之間不斷交錯地爭奪寶物的情節令人看得如痴如醉。縱然畫面不斷在在兩個世界交替,每一個鏡頭和動作都表現得清晰有力,盡顯大師的風範。電影無論在創意、美術、鏡頭、特技等等的方面都是上乘之作,無可挑剔。但如果要稱之為大師的作品,卻又尚有很遠的距離。撰文:伊藤誠

Read more

【新戲影評】《盜墓迷城》:Facebook上的大波妹

半年前,平地一聲雷。中國上映了第一部以重金打造、充滿本土風情、特技甚或媲美荷里活的盜墓片大作《尋龍訣》。但由於中國當局聞「鬼」色變,好好的一部盜墓片,居然要用一堆牽強的幻覺理由生硬解釋。政治凌駕創作,劇情兒戲馬虎,沒有鬼的盗墓片,拍得左右不是人。今天,「盜墓片」這個閃亮的光漆招牌,重新交還荷里活的環球片廠發揚光大,但誰知道即使有所謂的「創作自由」,《盜墓迷城》卻依然是一部令人如此失望的電影。其實《盜墓迷城》就是Facebook上的大波妹,看上去洶湧澎湃,實際上乏味扁平,有興趣就注定受騙。  【撰文:高堡戍】

Read more

【新戲影評】《訪 ‧ 嚇》:令人看得頭皮發麻

雖然用了種族議題來包裝,但《訪 ‧ 嚇/逃出絕命鎮》(Get Out)的骨子裏其實是一部老派的驚悚片。它沒有精緻的特技,也沒有豪華的演員陣容,甚至沒有鬼,單憑450萬美元製作費,就已經把其他同類電影打得滿地找牙。電影由配樂、音效以至演員的表情,都無不滲透出陣陣的詭異,令觀眾看得頭皮發麻,卻又想知道真相到底是怎樣一回事。此外,電影的結尾亦完美地呼應前段前面編劇所佈下的伏筆和細節,真是近年一部不可多得的驚悚佳作。撰文:伊藤誠

Read more

【新戲影評】《異形:聖約》:驚慄不足敍事有餘

談及《異形:聖約》,很難不將它和前作《普羅米修斯》作出較。《異形》系列的故事一向都不算複雜,但都拍得驚險十足。然而不知是不是劇情要為下一集《異形》前傳鋪墊的關係,《異形:聖約》的故事平得像一潭死水,沒有任何的起伏,包括結局在內,而且除了主角二人外,所有的角色都毫無性格、面目模糊。除了大量向前作《普羅米修斯》和本傳《異形》致敬之外,《異形:聖約》實在沒有亮點。撰文:伊藤誠

Read more

《鬼魅時尚 / 私人採購》:阿薩耶斯的存在主義

海德格 / Heidegger認為當(此在 / dasein)拒絕(常人 / das Man)的支配、拒絕無根的(人云亦云 / gerede,idle talk)的對世界的詮釋,這必然引起存有之(怖慄 / angst,anxiety),怖慄於(在世存有 / In-der-Welt-Sein,Being-In-the-World)本身,而產生(無家可歸之感 / unheimlich,uncanny),換句話說,在一種可能過度簡化的風險下,海德格認為當我們拒絕他者的支配而自己決定自己存有,也就是不依靠他人而自己決定自己的未來時,由於我們也同時也必須拒絕他者對世界的任意的、獨斷的理解而自己對於世界進行理解,然而,在這個狀態下,我們必然是焦慮的、怖慄的、無家可歸的,因為這代表我們必須放棄從前被灌輸的、被教導的習以為常的世界觀,在世界處於全然陌生的狀態下對之進行理解,而身處於全然陌生的世界便會讓人無所適從、不知所措,由於不認識、不了解這個世界,自然不知道該如何活在這世界上惶惶然而不知其未來何去何從。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