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戲影評】《情人眼裏巴基斯》:為什麼還要拍「愛情喜劇」?答案在這裡

眨眨眼,2017已經過了大半。今年有什麼愛情喜劇上映了?想了又想,一個名字都吐不出來。明明在英雄片大行其道之前,每年都總會有幾部難忘的愛情精品。《真的戀愛了》、《BJ單身日記》、《摘星奇緣》,統統都是集愛情和歡笑於一身,叫好又叫座。但在今日的荷里活,笑片如《賤熊》、《Minions》,卻無一例外都是愛情絕緣體,不然就是有浪漫但沒有幽默。 為什麼會這樣?在電影的世界裹,愛情是不是早已退燒? 【撰文:高堡戍】

Read more

【新戲影評】《那一年,我17》:住公屋變老闆,才應該拍成電影

和《骨妹》一樣,《那一年,我17》由澳門新人手執導演,也同樣以澳門回歸作為背景,不過著墨不多。《我17》真正要講的,是一個青春追夢的熱血故事。

Read more

【新戲影評】《原諒他77次》:反愛情的愛情片

最近上映的《原諒他77次》,諷刺港男其實是永遠都長不大的大男孩,而戀上大男孩,其實就和照顧小孩子差不多。電影以愛為題,並非歌頌愛情,而是為了嘲弄愛情。《原諒他77次》其實是一部反愛情的愛情片。 【撰文:高堡戍】

Read more

《一週的朋友》 — 一段浪漫真摰的友情故事

日本校園電影那種魔力,無論是真人版電影,抑或是動畫版電影,都來得比荷里活的自然和感動!如《你的名字》、《寵愛情人夢》、《再會吧!青春小鳥》和《在世界中心呼喊愛》等等。那種純真真摰的情,即使你隨著年紀的增長,回想時,依然發現,仍然會記得那種人與人簡單而直接的情感,對學生時期那種年少輕狂、那種傻勁,充滿著笑中有淚的回憶。

Read more

【讀者投稿】《愛情‧突如其來》 — 生活,突如其來

澳門的戀愛電影館近日開幕了,筆者在這浪漫的地方看的第二部片子,名字同樣浪漫,是套日本電影名為《愛情‧突如其來》(英譯:Over the Fence)。然而這並不是一部浪漫的愛情片,當你觀看過後就會明白,它或許更該被譯作「生活,突如其來。」

Read more

【新戲影評】《初戀日記:賤男蜜擾》:制作稍遜情懷搭救

新幾年香港有很多新晉導演,為香港的影壇帶來了不少的變化,今次的《初戀日記:賤男蜜擾》也會由香港九十後的新導演葉曦自編自導。這部電影的預算明顯不多,製作技巧也比較幼嫩,然而導演很聰明地主打主打八九十後的情懷,成功勾引他們的回憶,成功贏得口碑。撰文:伊藤誠

Read more

【新戲影評】《骨妹》:澳門那些消失的美好

《骨妹》的戲名,也許惹人遐想,令人想起那個五光十色聲色犬馬的地下娛樂世界。到底是因為電影海報上,有心設計兩個十字緊扣的粉紅短裙少女,引人想像;抑或是因為香港,已有太多電影以色情巧立名目,只為刺激觀眾,才會引起這個誤會?其實,電影中的澳門骨場,只是編導試探的石子,意在引發更廣闊的漣漪。這個漣漪,是澳門人的身分認同問題。 【撰文:高堡戍】

Read more

【新戲影評】《星聲夢裡人》:明白努力不一定會成功人才算長大

《星聲夢裏人》(La La Land)一口氣橫掃了七個金球獎,得了十四項奧斯卡提名,風頭一時無兩。寫這篇影評的時候,我已經把電影看了兩篇,把它的原聲帶聽了無數遍。這部電影的好看之處不單單在於精心編排的歌舞,更重要的是它呈現了一個現實的故事。先指聲明,由於電影已經上映了一段時間,本文評論時涉及劇透,建議大家看了電影才看本文。 撰文:伊藤誠

Read more

【新戲影評】《星聲夢裡人》:選擇的永恆遺憾

戲院燈光漸暗。當浪漫的音樂悠然揚起,殘酷的現實暫時退場。純粹、夢幻、感動。《星聲夢裡人》(La La Land)是一雙翅膀,在兩小時的光影飛行中,讓你重新找回那個早已失落的夢想。它也是一面鏡子,讓每雙眼睛,重新審視早已受盡錯挫的自己,以及那個令你後悔至今的抉擇。

Read more

【新戲影評】《星聲夢裡人》— 還是老掉大牙的美國夢

《星聲夢裡人》(La La Land)橫掃全球多個大獎,獲各地一致好評。不難看出,它參考了多齣經典電影,如《萬花嬉春》(Singin’ in the Rain)、《夢斷城西》(West Side Story)及《柳媚花嬌》(Les Demoiselles de Rochefort)等。另外,它有賞心悅目的歌舞、感動人心的原創歌曲,而且節奏明快,歌舞的串連暢流得如行雲流水,問鼎奧斯卡確是指日可待。說到賞心悅目,開場公路大塞車的那場一鏡到底的歌舞一氣呵成,令人拍案叫絕,是筆者最喜歡的一場歌舞。還值得一讚的是,電影多次以主題曲(City of Stars)貫連內容,用以表達和暗示角色內心情感,有引起觀眾共嗚之效。雖說要讚的地方有很多,但是說《星聲夢裡人》是舉世無雙的歌舞片,筆者認為還是說不出口。 筆者:喃語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