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戲影評】《正義聯盟》:終於成為一個認真的挑戰者

在Marvel 宇宙電影每況越下的同時,這次DC的電影終於展現出應有的風采。比起的平平無奇的《蜘蛛人:返校日》、Marvel 鬧劇式的英雄電影《雷神奇俠3:諸神黃昏》,今次的《正義聯盟》更得我心。整部《正義聯盟》起承轉合的節奏穩定,緊張和溫馨的氣氛都營造得恰到好處,繼上次的《神奇女俠》之後,DC再一次向觀眾證明,他已經痛改前非了。撰文:伊藤誠

Read more

【新戲影評】《原子殺姫》:不是女版007,也不是女版John Wick

《原子殺姫》由《John Wick》的其中一位導演David Leitch操刀。間諜、特工,再加上漫無止境的血腥撕殺,難怪香港不少媒體,都紛紛把《原子殺姫》,就這樣簡單摘錄成一句「女版《007》」,或者「女版《John Wick》」來重點宣傳。 【撰文:高堡戍】

Read more

【新戲影評】《蜘蛛俠:強勢回歸》:怎樣處理最沒有Marvel歡樂色彩的英雄?

在漫畫裏,蜘蛛俠是Marvel最受歡迎的角色。但電影裏的蜘蛛俠,卻似乎偏偏是最沒有Marvel歡樂色彩的英雄:帶著喪父的陰影,一直深深自責,長大後又面對各種不如意的事情。蜘蛛俠兩度重拍,易角又易主,來到今天,Marvel會怎樣處理這個複雜又帶點憂傷的英雄?這或許也是觀眾最好奇的地方。 【撰文:高堡戍】

Read more

【抗日劇】《明月幾時有》:許安華式的抗日思維

一直以來,對國產抗日劇充滿了戒心,且不說抗日神劇如何荼毒觀眾,就算是正常的制作,也可能因為編劇失敗,導致結果與想象出入甚大,貨不對版。 這次買票入場,是沖著演員和導演的名聲去的。想來許鞍華導演名聲在外,一眾演員也是演技超群,或許會給我個意外驚喜。只可惜,看到一半,我便開始懷疑,許鞍華對抗日劇,究竟有多深的了解?  【撰文:張宇翾】

Read more

【新戲影評】《猿人爭霸戰:猩凶巨戰》:特效從來不是爛片的護身符

社會上,幾乎沒有什麼東西會有共識。不過,觀眾對電影續集,卻似乎都有個共同信念:一方面,我們堅信續集一定越拍越爛,但另一方面,我們堅定不移繼續入場支持。這個現象,大概就和大台的「慣性收視」神話一樣離奇。不過,《猿人爭霸戰》再次提醒我們,即使在系列電影中,《變形金剛》這類慘不忍睹的劣作才是電影的常態,但世界上終究還是有越拍越精緻的佳品。 【撰文:高堡戍】

Read more

【新戲影評】《變形金剛:終極戰士》:一套公式翻炒又翻炒  

《變形金剛》或者是最成功的商品,因為它示範了商業電影完全的公式。男人最喜歡什麼?超級跑車、機械人。當然,最好還有永無止境的打架。但片廠還是不放心,於是《變形金剛》再加入Megan Fox這樣的美女,保證票房萬無一失。自我複製了十年,一套公式翻炒又翻炒。來到第五部,今次搬出古人亞瑟王,左塞一隻上古恐龍,右塞一個圓桌武士,然後繼續抄襲自己,肆無忌憚地繼續複製老套。但片廠機關算盡,實在超過觀眾的忍受底線,結果美國的開畫票房,刷新系列的最低記錄。

Read more

【新戲影評】《盜墓迷城》:Facebook上的大波妹

半年前,平地一聲雷。中國上映了第一部以重金打造、充滿本土風情、特技甚或媲美荷里活的盜墓片大作《尋龍訣》。但由於中國當局聞「鬼」色變,好好的一部盜墓片,居然要用一堆牽強的幻覺理由生硬解釋。政治凌駕創作,劇情兒戲馬虎,沒有鬼的盗墓片,拍得左右不是人。今天,「盜墓片」這個閃亮的光漆招牌,重新交還荷里活的環球片廠發揚光大,但誰知道即使有所謂的「創作自由」,《盜墓迷城》卻依然是一部令人如此失望的電影。其實《盜墓迷城》就是Facebook上的大波妹,看上去洶湧澎湃,實際上乏味扁平,有興趣就注定受騙。  【撰文:高堡戍】

Read more

【新戲影評】《神奇女俠》:突破小學勞作的宿命

跟早早起跑的漫威相比,DC的超級英雄電影,長期屈居劣勢,處處捱打,已經不是秘密。急起直追,但《蝙蝠俠對超人》、《自殺特攻》等電影計算太多、劇本幼稚,結果卻強差人意,票房高開低收,上映後不久即插水式急跌。或為扭轉劣勢,《神奇女俠》(Wonder Woman)是首部破天荒由女性執導的超級英雄電影,結果水準反而相當不俗。與幾部慘不忍睹的前作相比,《神奇女俠》劇本工整,結構完整,角色立體,竟像從小學勞作的水平,突然跳級變成了大學的畢業作品,而且還拿了A。 【撰文:高堡戍】

Read more

【新戲影評】《攻殼機動隊》:永不過時的賽博朋克

真人版《攻殼機動隊》(Ghost in the Shell)是一部結合了懸疑和哲學元素的冒險電影,試圖探討靈魂的本質。然而今次真人電影版的導演明顯為了迎合大眾,令電影缺乏令人印象深刻的哲學討論,只屬不過不失之作。撰文:伊藤誠

Read more

【新戲影評】《盧根》:做心中認為正確的事

《盧根》形式上有點像經典電影《這個殺手不太冷》,主打的都是父女情,不講求故事戲劇性,而是追求表現人物的內心世界。盧根固然會讓人聯想起Leon,不過盧根比Leon 滄桑得多。編劇在描寫盧根時用了倒敘手法,一開場盧根忽然變得對世事完全不感興趣,和以前雖然怕麻煩但極度愛管閒事的形象大不相同。經歷了近二百年的殺戮,盧根對世界早已麻木,唯一能夠理解他的人只有X教授,所以他一直照顧X教授,是友情,也是出於私心,因為只有X教授理解和同情盧根身上背負的罪孽。撰文:伊藤誠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