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者投稿】《帶我去月球》:別忘掉夢想的責任

電影《帶我去月球》故事靈感來自於台灣知名歌手張雨生熱門歌曲《帶我去月球》,屬九十年代的青春愛情校園電影,講述恩佩時追求成為知名歌手的夢想,感覺每年台灣總會上映一齣關於夢想的電影,近年的台灣電影《九降風》、《那些年我們一起追過的女孩》、《六弄咖啡館》《等一個人咖啡》及《我的少女時代》等也是以夢想為劇情發展的主線,並以浪漫戀愛為輔,但這齣電影稍為不同的是,導演刻意深入描寫年輕人追求夢想時的代價與責任。 【撰文:鄭子聰】

Read more

【讀者投稿】《帶我去月球》—— 把我的夢想帶回來,把莫忘初衷的我給帶回來。

憑著《帶我去月球》,我們看到了自己。電影沒有帶我們去月球,但成功地把我們的夢想帶回來,也溫柔地把莫忘初衷的心給帶了回來。 【撰文:姜曉欣】

Read more

【讀者投稿】相愛相親 — 女人之苦望能被諒解!

張艾嘉透過電影《相愛相親》講述不同人生階段女性的內心矛盾,她以薇薇、慧英和薇薇外婆這三個角色分別描寫女性處於年輕、中年與晚年三個人生階段時所面對的生活之苦與進入下一階段時所需的心態調整。

Read more

【讀者投稿】從《出貓特攻隊》看見分數的霸凌!

《出貓特攻隊 / 模犯生 / Bad Genius》故事講述超級優等學生 Lynn(Chutimon Chuengcharoensukying飾)幫忙好友Grace(Eisaya Hosuwan飾)作弊成功,引出一群富二代出錢請她協助考試作弊。Lynn 的作弊模式非常神乎其技,除了將答案寫在橡皮擦,放入鞋子互踢傳遞之外,還以古典樂旋律的鋼琴指法作為暗號。最後,「STIC」跨國作弊的時差方案,將答案製成粗細條碼印於2B鉛筆上,都令人拍案叫絕。

Read more

【讀者投稿】《高達:革命性改變》:不要懼怕年輕

電影《高達:革命性改變》改編高達第二任妻子安妮維雅嬋絲基的自傳《一年後》,記錄兩人在六八年法國五月風暴前後的短暫姻緣與高達奠基法國新浪潮電影的事蹟,電影集中描述高達的任性與叛逆,也間接導出覺得年輕一代恐懼,其中高達出席大學生論壇的一幕最能映襯出他心中的懼怕。

Read more

【讀者投稿】《再見魅了緣》:記得及時行愛

電影《再見魅了緣》講述丈夫因車禍而喪生後化成鬼魂的故事。丈夫逝世後妻子飽歷喪親之痛,但電影並沒有以情緒高漲的畫面去交待妻子的傷痛,反而是利用妻子吃焗批的畫面去描繪那傷痛,那時妻子一開始慢慢地吃,面容憂愁,吃得不情願,看得出只是因為感激別人的一番好意而把它吃掉,再者她也說服自己要吃些東西,才可有能量面對傷痛。她越吃越快,希望以焗批進入消化系統的速度去分散悲痛注意力,但最終悲痛並沒有屈服,妻子還因為一時進食過度而大吐一場。

Read more

【讀者投稿】《奇蹟男孩》:有關缺憾的想像

我們在童年已學會以貌取人,是因為我們一直被灌輸追求完美的價值觀。 小時候寫字時不可寫出書寫格、否則會被評價為不遵從書寫格式。進行習作時要絕對準確,否則會被老師認為這位同學平日沒有留心上課,導致在習作上出現錯誤答案。到遊樂場時絕對不能弄髒衣服,否則會難以清洗,因為衣服應該要保持乾淨的,穿著骯髒衣物的小孩會被認為是四處亂走,頑皮的孩子。這些意識形態也是從完美的概念而生,反過來說,我們對周遭的缺憾也無法適應,故我們唯有用排擠的方法去逃避缺憾。撰文:鄭子聰

Read more

【讀者投稿】《情謎梵高》 — 情淡淡,意濃濃,心戚戚!

喜歡梵高緣於他的「向日葵」,雖然他的「Starry Night」呈現出更豐富的畫面、更多的色調,帶出整體化的抽象美感,獲得較多普羅大眾的應同。然而,小的就是喜歡「向日葵」。那是糅合了無比的專注,透過藝術的展現溢出沉鬱無奈的現實世界,深深地轉進向日葵的每一條根莖、每一塊枝葉、每一片花瓣、每一顆花虆。在提起畫筆的開始,世上只有這束向日葵,向日葵即宇宙,當梵高下筆的一刻,自身的思感立即與向日葵的宇宙交互共鳴,如泣如慕、如哀如訴,協奏出狂野迷離的樂章,成為曠古爍今的絕響……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