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唔講你唔知】《忘形水》和吉拿域戴拖路最愛的御用「神秘生物」杜鍾斯 !

杜鍾斯 / Doug Jones 在許多不同導演的作品都扮演著重要的角色,而今次《忘形水》是他第一次成為男主角,而且是一個浪漫的英雄角色。

Read more

【新戲影評】《忘形水》 — 美得如童話一樣!

《忘形水 / 水底情深 / The Shape of Water》 — 一套奇妙的電影,電影講述啞女 Elisa 和神秘生物的奇幻相遇的愛情故事。導演吉拿域戴拖路 / Guillermo Del Toro 巧妙地以音樂形式作交流,電影美如成人童話故事一樣,震撼人心。電影不單純說愛情,更包含了種族主義,人類對同性戀及未知生物的恐懼,筆者認為這是今年最迷人的電影之一。除了導演吉拿域戴拖路的功力外,還得得到好演員的幫助,女主角莎莉賀堅絲 / Sally Hawkins

Read more

【新戲影評】《柏靈頓2》:請保留你一顆善良的心!

三年前《柏靈頓》「襲」港,筆者並沒有觀看,只知道全球大收超過20億港元票房。三年後,《柏靈頓2》以原班陣容最度登場,今次筆者有幸感受柏靈頓的威力,全場笑聲不絕,大人小孩無不被這隻來自秘魯、最愛吃橘子果醬 / Marmalade 的小熊柏靈頓所吸引!這隻頭戴紅帽、身穿藍衣的小熊,實行與你過一個歡樂的聖誕節!

Read more

【新戲影評】《情謎梵高》 — 恍如置身梵高的夢幻世界!

「我想用我的藝術觸動人,我希望他們說:『他感受殊深,他感受多細膩』。筆者相信他確實做到了,只可惜梵高自己未能親眼看見。您現在試想想,看著梵高的不同的畫作,看著它們開始移動,並持續差不多90分鐘,這真是一個瘋狂的構思,但是導演 Dorota Kobiela 和 Hugh Welchman 做到了,他們不單把梵高的作品重現,更配合嶄新的動畫科技,製作出電影每一個畫面,藝術和科技的精妙融合,把梵高每一幅畫作都帶到一個新的層次。

Read more

《一週的朋友》 — 一段浪漫真摰的友情故事

日本校園電影那種魔力,無論是真人版電影,抑或是動畫版電影,都來得比荷里活的自然和感動!如《你的名字》、《寵愛情人夢》、《再會吧!青春小鳥》和《在世界中心呼喊愛》等等。那種純真真摰的情,即使你隨著年紀的增長,回想時,依然發現,仍然會記得那種人與人簡單而直接的情感,對學生時期那種年少輕狂、那種傻勁,充滿著笑中有淚的回憶。

Read more

《天賦的禮物》 — 笑中有淚,人生是追求快樂,不是追求痛苦的!

有時候,即使你意識到電影並不是非常完美、布局亦非出人意表時,但你總會對他如此著迷。《天賦的禮物 / 天才的禮物 / Gifted》是一套簡單,能令你會心微笑的電影 — 簡報的說,我很喜歡《天賦的禮物》!導演馬克韋伯 / Marc Webb在2009年憑電影《心跳500天 / 戀夏(500日) / (500) Days of Summer》,為人所熟悉。後來與安德魯加菲爾德 / Andrew Garfield在12年及14年重啟《蜘蛛俠》。今次他聯同《美國隊長》基斯伊雲斯 /

Read more

「死侍」賴恩雷諾士新戲重用蜘蛛俠3電影片段? — 電影中的互相「借鏡」

縱使大家都喜歡電影英雄,但相信未必對所有電影片段都倒背如流,但是「死侍」賴恩雷諾即將上映的新戲《外星生命 / 異星智慧 / Life》被「鷹眼」Redditor Toomuchsoul發現《外星生命》的預告片中,重用了蜘蛛俠3的一個鏡頭,當蜘蛛俠拯救Gwen Stacy時,旁觀者向上望時恐懼的鏡頭。

Read more

聽Beyoncé的歌能保持興奮狀態? 電影人教你如何拍攝性愛戲

《格雷的五十道色戒》系列電影,又再一次為觀眾帶來視覺上的衝擊,觀眾固然喜歡,但性愛戲是需要悉心捕捉其微妙時刻。正如曾擔任《格雷的五十道色戒 / Fifty Shades of Grey》及《愛·誘·罪 / Atonement》的攝影師薜密斯麥加域(Seamus McGarvey)指出,「我們確實把性愛戲放在最後一周拍攝。」

Read more

【新戲影評】《LEGO蝙蝠俠英雄傳》︰從此愛上這個在LEGO世界的蝙蝠俠

《LEGO蝙蝠俠英雄傳》可能是英雄電影系列中最人性化的寫照,而且更不失有趣。有誰會想像得到,三年前,LEGO電影會是如此歡樂、溫暖及令人開懷大笑的一部電影作品。三年後,LEGO以蝙蝠俠作個人電影,這個無人不識、慣常出現在大銀幕的英雄角色出現在LEGO電影會是如何呢?

Read more

【新戲影評】《奪命瘋捕》:自由的代價?

「歡迎來到自由之地」,《奪命瘋捕》(Desierto)(台譯:最後一次自由)講述一群墨西哥人決心捨棄一切,非法穿越美墨邊境,惜他們不幸遇上一名殘酷狂暴的美國邊境巡邏義警。這個義警懷著嚴重的種族歧視,他帶著獵槍和獵犬,在荒蕪遼闊的沙漠中瘋狂追殺這群墨西哥人。適時,這電影剛好在上年十月於北美上映,十一月就是美國總統大選,這部電影不禁令人聯想到導演想藉此機會向外表明,不要讓一個種族主義者坐上總統寶座。無獨有偶,香港上映的時間,更是特朗普準備就職之時,電影真是來得合時。雖然電影主題新鮮,可是導演卻無力拍出一套話題之作,只覺浪費了心血,令電影淪落為一場「兵」捉賊的血腥對決。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