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國不是只有愛情片】《致命目擊》: 目擊殺人犯卻不能報警 置身事外是道理

如果以為韓國電影只有談情說愛的戲碼,那可是錯失了很多看好戲的機會。韓國的警匪犯罪片於近年來愈趨成熟,無論在氣氛還是劇情上,都處理得十分出眾,近來的《致命目擊》就是其一。

【撰文:Hun Stella】

《與神同行》:活著沒做的事,死了才想做嗎?

相關圖片

一個普通的上班族目睹罪案發生,報警了事是常理。但如果對方是一個年青力壯的連環殺人犯,目擊期間更被兇手發現了。是報案還是不報案?報案嘛,兇手只要循著自己所在的陽台,自然能夠找到自己的地址﹑身份,繼而向自己甚至家人報復。不報案嘛,便要背負著對死者的內疚和兇手的威脅,如芒在背,不得安寧,真是一道比香港23條是否立法還要復雜的命題呢。

由於屋宛的設計關係,有二十多個住戶也可從陽台看到兇案現場的地方。有趣的是,這些住戶全都謊稱自己看不到事發經過,彷彿集體中了迷藥不醒人事似的。後來其中一位女居民被殺害,他的丈夫想要在區內貼告示尋人,卻被居民阻止,只因他們不想區內樓價下降,維持著虛假的平靜,也不想想有一天事情亦惡化下去會引致甚麼結果。就像有些人看到別人跳樓自殺,先關心的不是自殺者的傷勢,而是他一跳下去會影響到哪個單位的價值,這人命在現今社會是不能與樓價比得上了。

《操控遊戲》:你,是否也成了他的傀儡玩物?

致命目擊的圖片搜尋結果

男主角一開始也是本著多一事少一事的態度,避免成為兇手的追擊目標,兩者貓捉老鼠般糾纏著,讓觀眾也不免為男主角及其家人一把冷汗,又為兇手的奸狡看得咬牙切齒。最終男主角被迫得狗急跳牆,決心和兇手來個硬拚硬,這段劇情描寫得合理並順暢,並不像部份電影,硬是把角色由事不關己突然異變為熱血份子來得突冗。

《致命目擊》的結尾用一場天災終結了兇手與男主角的對戰,彷彿在懲戒兇手的惡行,又似在對區內居民冷漠的行為作出控訴。不過你以為這樣會令居民反省嗎?不。這血色的記憶只會殘留在當事人的心底,而旁觀的居民也只會回復生活,甚至只顧著向男主角訊問:「你那單位賣了多少錢?可不要把我們的樓價拖低啊!」

《追擊者》:不能見光的性工作者 男性卑微下的極端

致命目擊的圖片搜尋結果

【新戲影評】《逆權司機》:沒有恐懼,就是極權死亡之時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