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偷家族》 — 窮到只剩愛與羈絆

小偷家族一窮二白,擁有的只剩下對彼此的愛與羈絆

【撰文:葉怡彣】

日本動畫詩人高畑勳 反戰電影《再見螢火蟲》感動人深

這個家族幾乎所有東西都是偷來的,包括生活必需品、家庭成員、快樂,甚至連安全、自由地活著都是偷來的,唯有對彼此的關懷與愛是踏實的;但他們仍然,用自己所知、能力所及的方式活著,創造理想中勉強搆著邊的烏托邦。

尤其一家人在海邊嬉戲一幕,以及信代被資遣後與勝太討論開性服務工作站,接著兩人開始做愛一幕,我不禁想起謝哲青《走在夢想的路上》,印度達拉維地區的太太在小房間裡接客,丈夫認命地坐在房門口等待太太下班,接她回家;假日夫妻倆到海邊放鬆,享受屬於兩人的幸福。

日本國民美少女濱邊美波 甜美錄片籲香港觀眾撐《我想吃掉你的胰臟》

究竟何謂幸福?
讓樹里回到原生家暴家庭、母親的陪伴身邊是幸福,還是讓樹里活在社會底層,接受信代自私的愛是幸福?

究竟何謂正確?
小偷家族這六個人應各自活在不同時空,未遇到彼此、未偷任何東西、帶著愛的空洞活著?還是這幾個人應「錯誤」地組成,短暫填補彼此心中黑洞,服下快樂、溫暖、愛的嗎啡自我麻醉?

快樂與愛的嗎啡讓人深陷在幸福泡泡中無法自拔,但偷來的幸福終究要還,建立在謊言之上的關係被戳破、被逮捕,但縱使被逮,家族成員間的情感聯繫仍然存在,樹里想念被疼惜的時光,祥太心中感激勝太的照顧。

導演是枝裕和以小偷家族挑戰黑與白之間的灰色地帶,挑戰道德與深層情感的界線。

《煙花》 — 青春戀愛故事再次引爆話題:「好想回春再當一次學生!」

片中角色與情節有非常自私的一面,也有非常溫暖的一面。初枝奶奶向背叛她的前夫之子拿錢,但對亞紀真心疼愛;信代與勝太經濟條件不好卻又抱別人家的小孩,將其視如己出,彌補自己無法有小孩的遺憾;祥太因無法面對內心道德良知的驅使,「出賣」家庭,但在醫院被審訊仍保護家人;勝太與信代雖然在初枝奶奶生前對她好,但在發現初枝奶奶離世時顧忌自己的案底未叫救護車。

愛與自私在社會陰暗處交織閃爍,是小偷家族讓人揪心之處,也讓人省思愛與自私的界線,究竟在何處。

 

Facebook專頁 : 給我一個看電影的理由  ( https://www.facebook.com/reasonformovie )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