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者投稿】《時間的皺摺》:愛沒有消失,只是被摺起。

由1962年出版的科幻奇幻經典「時光五部曲」第一部改編,由迪士尼公司製作,香港早在 2018年3月8日已經上映;而台灣則在上月15日上映。從片頭迪士尼商標扭曲移動,已悄悄預示劇情中將帶來的時空旅程。

【撰文:陳雅旭】

為尋找失蹤的宇宙科學家父親,女主角梅格與六歲弟弟查爾斯華勒斯及同學凱爾文,受神秘鄰居「啥太太」的指引,透過「超時空挪移」展開一連串宇宙星球的奇異之旅。旅程中科幻神秘,宇宙間的科幻懸疑如幻想世界般不切實際,但片中發生的一切卻同時富含生命哲理,值得深思,在此列七個觀點加以探討。

一)關於未知:看不見並非消失,而是被摺疊起來。

在電影開頭,科學家父親拿著畫著愛心且摺疊過的圖畫紙告訴梅格「它沒有消失,它只是摺起來而已,即使你沒有看見,它一直都在這裡。」而「not gone, just be folded」也成為此電影中的重要台詞。在成長歷程中,無論透過教育或者長輩的經驗之談,總常常說道「眼見為憑」,人們慣以外在表相判讀身邊人事物,但是,對於愛、對於緣分,似乎並非是一可見可觸,而是必須用心真切感受之物。

二)關於霸凌:講別人壞話,就覺得自己比較高尚。

片中,梅格因父親的失蹤,成為學校其他女同學的笑柄,原先擁有優異表現的她也因「性格怪異」成為師長眼中的怪人。電影中,兩位老師在背地裡批評梅格及其聰穎弟弟,弟弟查爾斯華勒斯毫不遲疑地站起言道「你們講別人壞話,就覺得自己比較高尚。」超齡的想法言論卻一語道中霸凌者的脆弱心理,同時也為往後霸凌梅格的主事者對於自身的不滿意留下伏筆。的確,在學生階段,霸凌是一難以避免且必然存在的發生,關於霸凌者的心理,是因自卑而自傲,以「傷害被霸凌者」為滿足心靈殘缺之根基。不僅是同儕間的惡意霸凌,師長間的「排除異己」也是一霸凌來源。

三)關於名利:名聲利益,讓長大的我們早已蒙蔽赤子之眼。

片中梅格與校長的對話一開始,鏡頭用極短暫的片刻特寫校長的名牌,或許一來是快速使觀眾理解此人物角色,但同時也象徵著「追逐名聲」之意涵,校長質問梅格,批評並要求她應走出父親失蹤的傷痛,但卻喪失以同理心去理解梅格的心理處境。大眾常言道「永保初衷」,試問,初衷為何難以永保?隨著年齡成長、歲月增長,競爭比較、爭權奪利已是常態,人們汲汲營營於名權利之中,喪失在孩童時最真實、最自然,長大後卻最為珍貴的「赤子之心」。校長責問梅格,若今天父親出現會如何?梅格言道:要是他今天走進來,世界又會變得必較美好。如此單純卻正向的回答,確實讓校長難以招架。

四)關於接受:從宇宙誕生以來,得發生多少事件和選擇才能造就出現在的你。

接受並珍惜是人生中最難做到事之一,人們常怨嘆自己所沒有的,忽略自己已擁有的。片中,梅格與好友凱爾文一段對話十分有趣,梅格告訴凱爾文他十分優秀,根本無法理解那種一舉一動被恥笑的感受,因全世界都該喜愛他,但因父親嚴厲看待其學業成績而飽受責備的凱爾文卻言:那去跟我爸說,梅格反道,至少你還有爸爸。在生命中,每個人都有不全然相同的課題,想當然,要尋求的答案亦不相同,因此,宇宙中造就出最獨特的每一個體。面對自己,如何認同瞭解自己,並且正視、接受自己的一切,無論優缺點,便是生命要教會我們其一課題。

五)關於教育:那樣統一的擊球聲,聽起來好痛。

在所謂黑暗之星 ─ 卡馬宙星球千變萬化的場景中,主角們看見一整排完全相同的房子,每位孩子以相同的節奏擊球,時間一到,所有的母親以相同的行為、相同的口號告知孩子該吃晚飯,無論種族、無論性別,所有的孩子一模一樣地行動著。雖是在所謂被邪惡心靈掌控的卡馬宙星球裡,但這樣統一的模式,不正是現今社會培育孩子的場景嗎?同質化的教育,漠視每位孩子的獨特性,那樣的場景看似便於管理,但背後又有多痛的代價?如暑期公視準備開播的《你的孩子不是你的孩子》,描寫考試至上的教育模式,探討孩子受到壓迫的心聲及反抗,可看見此教育議題已非新穎議題,值得身為父母親或教育者省思。

六)關於黑暗:在宇宙中,比光更快的就是黑暗。

在啥太太、誰太太及某太太的引領下,梅格意識到宇宙中黑暗力量的嚴重性,某太太言道,地球裡的嫉妒、批評、痛苦、絕望、比較等負面情感都源自於這股黑暗力量,而一幕幕的場景說明先前霸凌者的恐懼轉為暴力、學校師長間的競爭等。《時間的皺褶》運用單純的「黑暗力量」說法,簡單卻直接地描寫世界上遭遇的處境,在工業革命、科技發展後,人們的生活機能越來越便利,但是,生活中負面情緒卻同時也越趨增長,生活變得越來越空洞無力,思想也越趨負面,面對此一狀態,最後進入卡馬宙星球解救父親的主角梅格似乎給了世界一個答案,唯有愛,唯有光,才能戰勝黑暗。

七)關於愛:唯有痛過、愛過,才會成長。

進入卡馬宙星球後,梅格的弟弟查爾斯華勒斯亦被黑暗勢力控制,變得邪惡且難以親近,甚至攻擊他摯愛的梅格,然而,梅格先是接納自身的缺點將其轉換為優點,並且看見弟弟平日為她的付出,勇敢地說出「愛」,最終,查爾斯·華勒斯恢復正常與梅格一同回到地球。翻拍至青少年必讀小說,迪士尼公司選擇傳達「愛是所有黑暗想法的解藥」,相對單純且直觀,但其中也道出許多觀點,首先,必須先愛自己,才值得被愛,所謂愛自己,並非指自戀或自滿,而是完完全全地接納自己,像梅格認清自己性格缺陷般地勇敢面對,因此,才可能感受到他人為你付出的愛,也才值得被愛。

《A Wrinkle in Time》(時間的皺褶)利用短短的電影長度,傳遞生命長度般的內涵,或許有些繁多也稍嫌龐雜,但如同電影所言:「或許我們不只是在宇宙中,宇宙也在我們所有人體內。」電影中想傳遞的生命課題,就如同繁星般圍繞在你我周遭,看似遙遠卻,同時內函在你我體內。只單看你我是否願意靜下來思考並與自身對話,以多元視角看待此一經典小說改編;同時不僅劇情隱喻意義豐富,科幻場景、華麗服裝亦為其亮點,實為一生命需找尋答案時的必看之作。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