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蟻俠2】《蟻俠2:黃蜂女現身》:貼地的小人物  社會的真英瘫

為甚麼Marvel系列的電影能吸引廣大觀眾的眼睛?這是製作團隊多年以來的努力,將英雄電影以抵死幽默的方式呈現,淡化了敵我正邪大道理,卻於字裡行間流露出無限的正能量。毋須傷春悲愁地成就英雄,不用冠冕堂皇地出師有名,只簡單地執著一些觀點,捉緊某些理論,然後扭曲擴大,蝴蝶效應,一場爭戰由此掀起。

【撰文:子瞻】

此外,在眾多獨立與群揪的故事中,Marvel的英雄人物已漸漸塑造出深刻立體的個人形象,人物性格清楚分明,致使電影毋須花太多的時間著墨描繪與交代。從角色之背景、經歷與性情,粉絲們已能揣摩理解。

然而,在經濟學上的規模經濟有一個顛簸不破的理論,隨著產量增加,成本將會不斷降低。及至平衡點後,當生產仍持續不斷地擴大,其效益反會下降。正如咱們中國千年以前萬世師表孔子所云的真理 – 過猶不及矣!

Marvel系列的電影拍了十多年,其巧妙的演繹與變化都給千百萬回地呈現奉獻,無限延續則顯得有點江郎才䀆。於《復仇者聯盟3:無限之戰》(Avenger 3:Infinity War)裡觀眾感受尤深,儘管導演有序地區分團隊與場景,使眾多的英雄人物不致眼花瞭亂。然而,其中的情節卻似乎有點牽強,其爛笑話更有如八、九十年代的無厘頭港產式笑料,完全地低俗無深度。咱們大多只會搖頭失笑,卻絕不能會心微笑。

《給我一個道歉》:細意回味的作品

這次的《蟻俠2:黃蜂女現身》(Ant-Man And The Wasp)亦然。幸好小的向來只會對Iron Man與Thor有所期望,於其他英雄人物之電影則只抱平常心態,故離開戲院也沒有大失所望。

Ant-Man之故事開展延續著上回他於《美國隊長3:英雄內戰》中的出現,由於違反了聯合國對英雄監管的協議,Ant-Man須在家囚禁達兩年。此一佈局巧妙地解釋了他為何缺席無限之戰,其間亦平衡地發展著屬於他個人的故事。
Ant-Man屬於繁華都市裡的小人物,沒有豐厚的背景、財雄勢大的家族,故其所發生的故事亦只是偏於一隅,沒有偉大地拯救地球,卻是為身邊的家人朋友而努力。以蟻作英雄其實一點也不討好,一堆又一堆的蟻群出現是有點可怖,變大了的蟻兒則更為嘔心。幸好電影大玩變大縮小的科技,把整棟科研基地縮成一個有趣的行李箱,而兒童玩具般的模型車則可放大成實物原大,感覺宛似《龍珠》中莊子的神奇膠囊。
當變大縮小的情況於打鬥現場無限展現,角力場面則變得精彩粉呈,配合醜角「魔鬼」的閃靈式穿透,與及賽車追逐的橋段,著實新鮮刺激、目不暇接。

電影中出現了許多科幻式的理論,與主角一樣小的均似明非明,卻正好引發無限想像,帶動故事中量子領域玄幻空間的七彩世界。

男主角Paul Rudd演技精湛,與Ryan Reynold的死恃不謀而合,都能透過誇張的黑色幽默,細緻深刻地展現出小人物爭扎求存的生活態度,非常貼地。其中當Ant-Man被第一代黃蜂女上身的時候,其女性化的神態表情不溫不火,卻能引發觀眾無限的笑聲喝彩。
片末彩蛋至關重要,連繫到無限之戰的悲慘結局,更帶動Ant-Man如何回歸的懸念。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