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者投稿】《給我一個道歉》:細意回味的作品

曾經欣賞過一套電影讓小的感受尤深,那份窮途沒路,在死角中給巨石壓迫卻苦無所依的心情令人徹夜難眠。然後,小的開始愛上了中東背景,揭露歷史文化交錯角力之電影。《立見天國》Paradise Now的導演Hany Abu-Assad乃出生於以色列的巴勒斯坦人,就是這一個獨特的身份,已能令他所執導的電影結結實實地反映出國與國之間的張力。在《立見天國》後,其作品《命運在翻牆》Omar脫離沉重的自殺式恐襲,在愛情中同樣展現出飄泊無根的巴勒斯坦人的無依無奈。這次《給我一個道歉》The Insult出自另一導演的手筆,在黎巴嫩出生的Ziad Doueiri對中東這千絲萬縷、剪不斷理還亂的關係卻有另一番解讀。

【撰文:子瞻】

榮獲奧斯卡最佳外語片提名《給我一個道歉》也不是大道理斬釘切鐵地描寫兩國間的紛爭,卻是從一件小事開始,然後給無限擴大,甚至演變成民族內鬥與外交風波。男主角Tony乃黎巴嫩基督徒,由於住家露台的水管漏水問題與道路工程的工頭Yasser發生爭執。Tony到負責工程之公司投訴,要求Yasser道歉。然而身為巴勒斯坦難民的Yasser卻視之為種族與宗教的歧視,不肯道歉。更在Tony之言語挑撥下揮拳將他的兩條肋骨打斷。Tony因之告上法庭,事件被基督教狂熱份子與巴勒斯坦難民互相吵作、推波助灡,在法庭上不斷揭露陰私,為了勝利而漠視人性,情況愈演愈烈。兩個茫然的原告與被告給無端的逼迫,成為了種族與宗教的鬥爭屠場,訴諸法庭的動機與本意被根本性地扭曲了。

《死侍2》 — 抵死炮製 角色懸疑

作為黎巴嫩人,當大國與人道救援組織都紛紛同情處於弱勢的巴勒斯坦難民,導演嘗試以黎巴嫩的角度,剖析她們同樣可憐無奈的處境。電影利用歷史裡不同的內戰作背景,無論是巴勒斯坦人或黎巴嫩人均承受過軍隊或游擊隊的摧殘凌虐。在戰爭裡,受苦的從來都是孤弱無依的貧苦百姓。戰爭是殘酷的,人們為了權力與慾望卻是樂此不疲,掌權的既得利益者不斷地貫輸其所謂宏觀大達的道理主張,讓無知的人民追隨輔和,他們在皇座中指揮若定,人民士兵卻甘心為其犧牲。要說巴勒斯坦人淒慘?其實在這戰火連年的國度,所有黎民百姓俱是苦。

《挑戰者一號 Ready Player One》: 史匹堡近十年最精彩的作品

電影以側線描寫兩位主角面對的不幸,往事不堪回首。面對重大創傷,人類會選擇逃避,希望時間可令傷口癒合。然而創疤尤在,冷不防給掀動了,其疼痛竟未有淡忘,往昔一幕幕地重現,那份逝去了的沉重變得不能承受。

《復仇者聯盟3:無限之戰》- 場面精彩 笑料太爛

人性本善,導演在揭示真相的同時不忘細意著墨,流露出兩位男主角的善良本性。他們都非是極端偏激,要置對方於死地的人,而且透過官司居然能引發相互間的了解與同情。同是天涯淪落人,那管信奉著不同宗教,長於不同的民族,在某一層面裡亦能產生共鳴。

電影情意淡淡卻是韻味深長,是一部值得觀眾反思,細意回味的作品。

 

作者網誌:泊勒多的迷思

Facebook專頁 : 給我一個看電影的理由  ( https://www.facebook.com/reasonformovie )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