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者投稿】《死侍2》 — 抵死炮製 角色懸疑

雖說小的鐘情Marval系列之英雄電影,不過非主流風格特異之Cult片《死侍》Deadpool卻不入小的不容有失之列。自己並不是只好商業式的荷里活巨製,也喜歡另類之藝術電影。然而,對於《死侍》卻就是沒有太大的癮兒。第一集的《死侍》,小的也是在媒體激讚之後於收費電視上架時欣賞。本來打算以相同之取態對待第二集,卻在緣份安排下跑到中環IFC觀看之。

【撰文:子瞻】

誠然,《死侍》之題材端的開闢了英雄電影之另一蹊徑,破格地捨卻打造崇高偉大教人膜拜的英雄,反以社會裡被遺棄的弱勢社群為主導。故事中的主角雖然潦倒多難,然而沒有DC系列之黑暗,主角既不自怨自艾,反利用黑色幽默,從對己身、對世事之冷嘲熱諷中得到慰藉。

《死侍2》沿用一貫主旨,沒有大英雄悍衛世界和平的堂皇名目,卻是小人物用自己的方式苟且偷生的經過。由於有了第一集的概念,這回之演繹沒有初看時的那份震撼。電影故事簡單明快,如出一轍地講述正邪對決,其中穿插著《Terminator》式之未來戰士,為改變未來回到現在攕滅壞人,男主角卻希望男孩改邪歸正,故而引發劇情。

《挑戰者一號 Ready Player One》: 史匹堡近十年最精彩的作品

來自加拿大的男主角Ryan Reynolds多才多藝,乃電影的編劇、製作、出品人,同時他主演死侍發揮得淋漓盡至,縱然角色造型把Ryan Reynolds由頭到腳全然覆蓋,他卻能巧妙地利用身體的動作,在面罩下反映出微妙的表情,配合他風格叵異之說話語調,深刻地打造出角色之獨有韻味。死侍因受變種細胞的影響,在無限復活的同時亦變得有點兒瘋瘋顛顛,然而別人笑我太瘋顛,我笑他人看不穿,在經歷無盡災劫,唯有玩世才有慰藉,認真便輸了。

或許正因Ryan Reynolds同時擔任電影之主演、編製與出品,故能把情節更融匯貫通地展現。故事中穿插著許多笑料,有的抵死有趣,有的引發思考,有的則偏向低級趣味,然而其演繹卻要比前一陣子的《復仇者聯盟》好上千倍。後者之搞笑橋段笑點太低,欠缺深度,不似Ryan Reynolds創作中絕核尖酸的冷笑話。人生裡最出色的笑話,莫過於拿自己來開玩笑,Ryan於電影中甚好此道,不忘狂抽自己的水,將黑色幽默提昇極至。然而,電影中某些笑料則需深識美國文化,又或是牢牢緊記著《死侍》1 及Marvel漫畫系列之每一個情節才能明白箇中緣由。小的雖為粉絲,卻非屬沉迷崇拜的「死侍」,結果當小的不時聽到場內笑聲的時候,自己卻有點不明所以。

《復仇者聯盟3:無限之戰》- 場面精彩 笑料太爛

除了搞笑情節,電影的打鬥場面亦做得非常出色,沒有許多大殺傷力武器,場面大部份都屬硬橋硬馬的真實對打,再再顯示出主角悍不畏死,甚至在某程度上有點自虐式渴望尋死的極端心態。

未來戰士Josh Brolin同時擔任Marvel復仇者中終極奸角Thanos之角色。這不禁讓觀眾莫名其妙,同是Marvel系列之電影,到底會是一個怎樣扭曲的劇線,可把未來戰士與Thanos串連?在時序上何以為先?熟以為後?在清談節目裡Ryan與Josh均語焉不詳,令觀眾更是萬分好奇。

 

作者網誌:泊勒多的迷思

Facebook專頁 : 給我一個看電影的理由  ( https://www.facebook.com/reasonformovie )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