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樂大師音樂歷程】《坂本龍一:CODA》 — 近黃昏:坂本龍一的尾聲

第一次認識 Coda 這個字是因為是當年英國樂隊 Led Zeppelin 最後一張專輯的名字。

當年第一次出國留學,能夠接觸歐美樂手巡迴演唱,第一個殿堂名字就是Led Zeppelin,我剛抵步不足兩個月,他們便宣布美加巡演,簡直天大喜訉,我還和朋友們商議,要在多倫多還是到滿地可觀看,甚至在學校向同學早早宣布,引來艷羡目光。但只是興奮了一個星期,他們的鼓手 John Bonham 突然暴斃,晴天霹靂之餘,巡迴演唱馬上全部取消,隨後,樂隊亦宣布解散。要看他們的演出,是下輩子的事情了。

【撰文:Duncan Lau】

【讀者投稿】《坂本龍一: CODA》:音樂的電影 電影的音樂

兩年後,樂隊推出一張以未曾出版過的舊作而輯成的大碟,取名《Coda》,是樂隊最後一張錄音室大碟。Coda 是一個音樂詞,是指一個樂章的尾聲。而另一個同樣有專輯以此為名的,正是「教授」坂本龍一。這張專輯其實可算是《戰場上的快樂聖誕》的孖生兄弟,因為基本上是這張電影原聲音樂的鋼琴版,因此也不明何以命名為《Coda》。不過今次的紀錄片名為《坂本龍一:Coda》,倒是有其用意,坂本在2010年岀版他的口述自傳《音樂使人自由》,之後,經歷了福島核事故,他自己被診斷罹患咽喉癌,暫停工作,延醫治理,而病情有好轉便馬上再投入工作。這部紀錄片便可算是接續他的自傳,坂本今年已66歲,他的音樂事業正步入尾聲,是不言而喻。不過,正如 Coda 這個字的意思,一個樂章的尾聲,可以是幾個音符,也可以是一個複雜的組曲,只在乎作曲人。

【影迷召集】電影發燒友全紀錄:那些年我們儲票尾的習慣

而教授也深知道:可能我會活十年,二十年,如果愎發,可能只有一年,因此現在我希望無論甚麼時候離開,都會無悔。電影大部分時間都是坂本個人獨白,甚至只見到他一個人,即使一些探訪福島及附近一帶的災區,焦點也是集中在他,完全沒有其他人在談論他,跟一般個人傳記式紀錄片很不一樣。從影片所見,教授大部分時間都很平靜,身體不竟已無復當年,他自己也會小心處理。除了談早期的幾張電影配樂,如《戰場上的快樂聖誕 / Merry Christmas, Mr. Lawrence》,《末代皇帝溥儀 / The Last Emperor》和《情陷撒哈拉 / The Sheltering Sky》等之外,其餘很多篇幅談他這幾年來不停在尋找新的聲音元素,談到這些事情,他顯露了他的純真率直,有點像個小孩子,聽到兩種不同的聲音混然天成,馬上咧嘴而笑。

【成長是一個過程】《不得鳥小姐》 – 成長必須經過每一天的掙扎

我在文首以 Led Zeppelin 來比較,曾經也懷疑會不會是不倫不類,格格不入。因此在電影中看到坂本拿起一把小提琴的弓,在不同的物件上拉鋸,我幾乎馬上失笑。Led Zeppelin 的結他手 Jimmy Page 不正是最出名常以小提琴的弓來拉他的電結他的嗎?何謂正常?何謂破格?要尋求新境界,只可以到藍海處碰運氣,留在 Comfort Zone 只有新瓶舊酒,只有2.0,3.0一直下去,直至江郞才盡。除了在室內嘗試以不同物料和客體互相撞擊或磨檫,看看有甚麼新元素走岀來之外,他也會在戶外,大自然的天地萬物之間,收錄一些不同聲音。他便在北極旅行時,看到冰川融化,收錄了水流的聲音,然後用於《復仇勇者 / The Revenant》的配樂中,連音符都是冰冷的。

【電影音樂】電影歌曲的畫龍點睛:別是一般滋味在心頭

電影開場一幕是坂本在審視一座經歷過海嘯的鋼琴,它曾經完全浸在海水裏,現在水退了,鋼琴幾乎是完好無缺,有些地方岀現鏽蝕,但基本可以彈奏。坂本不打算為它調音,因為這是這個琴的獨特經歷,獨有曾經滄海的沙啞,只此一家,誰可介定甚麼才是正確的音調?坂本收錄了一些音符,後來便用在一些配樂之中,這是大自然賦予這個鋼琴的獨特聲音,依然有其價值。

有些音樂就如這個鋼琴,有時會被淹沒在洪流(時間的,或者是潮流的)之下,但在大家正在淡忘時,它又會浮現眼前,歷久常新。坂本龍一的尾聲可能只代表一曲既終,也是接入下一曲的時候。

作者Facebook專頁

Facebook專頁 : 給我一個看電影的理由  ( https://www.facebook.com/reasonformovie )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