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分析】《航劫168小時》 — 故事描寫立場有新意,但整體來說過於粗糙乏味

簡單來說,這是一部跟據真實劫機事件翻拍的電影,有濃濃的模仿《ARGO–救參任務 / 亞果出任務 / Argo》的感覺,但因為結構鬆散、人物缺乏魅力、劇情缺乏深度、娛樂性也低,變成一場一個多小時的枯燥。如果真的要說哪裡特別的話,可以說是從巴勒斯坦的角度來看整起事件。

【撰文:Mega】

先幫大家補充一下背景知識,今日的以色列領土,曾經屬於巴勒斯坦人,在以色列人佔領這塊土地後,趕走原本居住的巴勒斯坦人、於是他們變成難民無家可歸,散布在領土周圍多年來的持續戰爭就是希望有一天能回去、重建家園。

故事的開場是一個劇場表演、用強烈的音樂類似非洲鼓,及孩子的吟唱聲,加上約16位的舞者圍成半圈有男有女,全部著成西裝、戴黑色圓呢帽在舞台上, 隨著節奏越發強烈動作越來越大。

接著就開始以兩個故事主線來描寫,第一個主線是四個劫機者的劫機過程穿插這幾個人的背景。第二個主線是以色列總理與國防部長在營救人質上意見的角力,為的不是成功解救人質,而是屁股能坐久一點。

四位劫機者動機最單純而強烈的是唯一的女性,由控制的女主角蘿莎蒙派克出演,從報紙上讀到一名德國女性的自殺,說出這個女生是被謀殺,不是自殺,並提到是因為自己,這個女生才會被抓進牢裡,等於自己間接殺了這個女生,所以自詡為革命派,希望做出改變。

男主角則是由惡棍特工中那個自戀的飛行員,演員丹尼爾布爾演出,這個角色背景是一位書商,直到電影下半場透過同樣身為搶匪的共犯問到”Why are you here?”才點出他的動機:“I want to place a bomb in the world.”。聽起來是很大的志向,但也同時非常空泛。

電影花了很多時間刻畫這個人,但卻因為個性不強烈,動機不強烈,演出沒有太多特色,電影演完了,我還是不知道這個人到底在幹嘛。另外兩名搶匪是巴勒斯坦人,這兩人幾乎從頭到尾都黏在一起鏡頭不多,本來以為只是跑龍套角色,但其中一位在某一場戲說了一段話:「以色列人受到德國人的清洗與屠殺,逃難到巴勒斯坦人的居住地,用同樣的方式對待巴勒斯坦人,過去受到的虐待,用同樣的方式虐待人。」

對於這段話,我的解讀是:「仇恨會擴散、不會蒸發,虐待、屠殺會被模仿。猶太人、以色列人,既無辜也殘忍,而每個人的行為會彼此牽扯,發生爭端的地區也會 ripple、擴散到其他區域。」

片中有幾段對話都在重複這樣的概念,例如飛航工程師在恩德培機場跟書商搶匪的對話,書商說「德國過去犯過的錯,不是由我來擔」工程師說:「但你正在複製他們做過的事。」

這中間有一個很微妙的角色,就是烏干達的總統,因為恩德培機場在烏干達,他可以幫任何一方,但最後他可以說是誰也沒幫。電影中也點出這位「阿敏」總統 (Idi Amin) 的態度,主要是想要錢,只站在「錢」的立場出發。

第二個主線則是形容兩個政客彼此牽制,以色列總理跟國防部長的角力,總理希望要跟劫機者協商,心裡(根據電影推定)也不希望營救人質,國防部長西蒙則看穿總理的意圖,因為總理找人拖住西蒙,讓他提出的對策一再被反駁,如果最後救不出人質,這個西蒙就是代罪羔羊。


在整個劫機的歷史過程,有一些小插曲。飛機曾在中途落地,並加過一次油,一位來自英國的女性佯裝自己懷孕,即將流產,請劫機者放了她,由這樣的方式來點出,這群劫機者還有點人性。

第二個插曲是人質中有一位疑似老人痴呆的年長女性,半夜突然慌張地到處問別人,「這裡是哪裡?」「你能不能幫幫我」。直到書商劫機者拎她到外面椅子上坐著聊天,才看到這位女性左手有被刺上集中營的編號,說明她其實曾是受害者。

第三個個插曲是劫機者抵達烏干達的恩德培後,一一比對護照身分,把以色列人過濾出來,並將剩餘的法國人釋放。被留下的以色列人中,有一位同時具有法國護照與以色列身分證,於是被劫機者毒打。點出其實巴勒斯坦人是痛恨法國人的,主要是因為他們幫助以色列人,甚至教以色列人如何製造原子彈。也在釋放部分人質後,開始做出威脅,如果以色列政府不釋放某些他們的「同伴」,每24小時要殺兩名人質。

說完了角色動機、故事背景及架構後,來聊聊電影角度。蘿莎蒙派克有一場,在恩德培機場第一航廈中
拿起公共電話,打給一個朋友華恩帕布洛(應該是情人),說整件事情結束後,希望能找個地方跟他一起安靜度日。就在這段應該有一分鐘的獨白中,突然旁邊來了航廈人員,說電話壞了,要她去用旁邊的電話。整個氣氛忽然轉變,航廈人員的出場變成一種幽默,蘿莎蒙派克剛說的話,變成一種告解,會突然有種跳出電影框架,進行敘事的感覺。

這會讓我想到《引力邊緣 / 地心引力 / Gravity》,當喬治克隆尼飄到外太空深處、消失後只剩下珊卓布拉克一人在機艙。求生意志正在薄弱時,喬治突然從艙外敲門,還進來跟珊卓喝酒,鼓勵她撐下去。一整個脫離現實的情節,然後喬治突然消失,才知道原來只是一場幻覺。同樣地,這場告解有同時飄出外太空又同時著陸的感覺。另外蘿莎蒙派克的妝髮會讓我想到同一時期的事件,也就是電影《ARGO–救參任務 / 亞果出任務 / Argo》。

兩部片都發生在1970、1980年代,同樣是真實故事改編、同樣是跨國的拯救任務、同樣地陷入危機的人質。大致上都獲救,但因為人物的刻畫,整部片沉悶無趣,人物的台詞,說的都是導演想說的話,但都太過嚴肅。後面的拯救任務佈局上也非常鬆散,如果實際的拯救任務真的是這樣,就不知該稱讚他們夠寫實
還是太傻,不趁機插入一點娛樂成分。總之,我無法有太多共鳴,讓我對這部片評價不太好。

整部片最莫名的角色是舞者之一的Sarah。本來的設計用來串場,從開頭的舞蹈到扮演突擊隊員的女友,再到舞蹈排練時。用來點出”If you don’t take a leap of your faith, you’ll never be able to dance.”。簡單來說,就是「決心不夠的話,就別想成功」,但這樣的串場真的意義不大,所以看完覺得有點多餘。倒是當中描寫的突擊隊員在這場突擊中喪命,原來他是現任總理 Benjamin Netanyahu 的兄弟,而 Benjamin Netanyahu 在這場劫機案後投入政壇,幾年後當選議員,再到後面當選總理。更強化了前述的論點:
「事件不會是單一的,會變成一陣陣波瀾」,擴散到四周。

用鏡方面,等於是中規中矩,少數是近景外,大多是中遠景,沒有太多特寫,也沒有甚麼特殊的視角,也許是為了營造紀錄片的視角吧。至於音樂,(可參考這裡),一開場的舞台劇場表演,還有其搭配的,類似非洲鼓,及孩子的吟唱聲。整場電影出現重複好幾次以上,看到第三次我就覺得超級厭煩了,這要是在家裡看,早就轉台了。

結論是,我喜歡看有內容、會令人省思的電影。但如果結構太碎、缺乏深意、枯燥乏味,某種程度上太平鋪直敘,雖然還是會看完,但會有點坐立難安。這也讓我想到上個月看的《戰雲密報 / 郵報:密戰 / The Post》。同樣地過度平淡、寫實,即使《戰雲密報 / 郵報:密戰 / The Post》有試圖刻劃人物、製造緊湊效果,但就是無法感同身受,但《戰雲密報 / 郵報:密戰 / The Post》在結構、製作、演員、娛樂上,都比本片更勝一籌。
Facebook專頁 : 給我一個看電影的理由  ( https://www.facebook.com/reasonformovie )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