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者投稿】《挑戰者1號》:Are you willing to fight?

這邊廂K11展出及供大眾體驗70至00年代各種電子遊戲機,另一邊廂大家亦為史提芬史匹堡執導,改編自同名小說的電影《挑戰者1號》興奮地尋找彩蛋,電玩文化似乎在新舊交替與碰撞的關口中大力揚起旗幟來。筆者於此就不談彩蛋了,但仍然期待大家發掘更多彩蛋的文章,筆者於此則談一下史匹堡電影,以及電影對遊戲、科技、虛實的思考。

【撰文:陳浩庭】

上年年尾上畫的《戰雲密報》連同《挑戰者1號》,是導演一年內拍畢的兩套電影,前者談的是華盛頓郵報、五角大樓文件案的歷史,是過去;後者談的是人類在世界一片混亂荒涼中透過科技在虛擬宇宙生活繼而尋寶的故事,是關於未來。不過不論過去或未來,談的都是現在。《戰》談的是政治、新聞自由、今日的美國,《挑》則是今日我們需要正視現實存在的問題及警示對虛擬的依賴。

談到科技,電影令筆者想起占士金馬倫電影《阿凡達》。兩者都用上屬於自己年代先進的技術,雖然《挑》不是VR電影,內容卻直指VR,製作上亦以VR方式拍攝。繼《阿》成為當代經典,本片亦被討論會否成為又一Sci-fi經典。經典或者未必只關於時間點的問題,因為實際上兩者都不是首部用3D或VR拍攝的電影,而是一種科幻大片與現實的有機結合,娛樂底下賦予警世的氛圍。兩者設定無疑是俗套的,強權對弱勢、世界資源匱乏、平凡主角成為揭竿起義的領袖等,但兩者都予人與眾不同的感覺。導演運用大片的視覺效果之餘還有理解大片所具的影響力,繼而以最為輕鬆的語言去講意義深遠同時男女老幼都明白的故事。更甚的是《挑》不惜工本地建構出喚起眾人回憶的畫面,在科幻大片帶來的感官震撼已經降低的時代,《挑》仍能令觀眾耳目一新,按捺著驚訝的尖叫和愉快的掌聲,這遠不只是科技帶來的視覺盛宴而已。

回到《挑戰者1號》,這裡不談彩蛋談通向彩蛋的路。銅匙,第一個遊戲,正如綠州創建者所言,何不全力倒後一次,這是彩蛋遊戲的開始,也是向觀眾宣佈大家都一同開始,全力倒後同時又在前進,如電影一樣,通向未來同時回望過去。玉匙,設計遊戲的人把自己的遺憾、回憶與想像轉化成遊戲的一部分,遊戲正如小說、電影等是種創作。 而 “a creator who hates his own creation”,除了《閃靈》有意思之外,綠州創建者自己亦不喜歡自己的創作,因為無法改變的遺憾和逃避現實的自己。水晶匙,大戰與大爆炸後,步向終點同時回到某種意義上的起點,電玩史上首個彩蛋。“Everyone win, lose.” 亂衝亂撞的人找到彩蛋,俗套地說遊戲的過程最重要,而且遊戲本身就充滿驚喜,正如第一個彩蛋遊戲,規矩本身就沒有講過只能向前衝,又例如口袋中最不起眼的用具在緊要關頭才是為你迎來逆轉的寶物一樣。而爆機的人全都輸了,有趣地像是形容著爆機一刻過後的空虛失落,而這首個彩蛋亦添了多一層意義,你又有留意過創造出令你盡情投入的遊戲的人是誰嗎?

有人會批評電影的結局,在以不過份眷戀虛擬宇宙並且面對與擁抱現實為最主要意義作前提,一星期兩日留在現實的規定和主角在現實中亦成了大贏家的安排確實未必非常理想,不過大家覺得不好,那就好了。因為筆者想,導演絕對希望大家現在就思考我們跟身處的世界、我們跟科技、現實與虛擬世界等種種關係。不要等到一切變成廢墟才想,或者放棄去想,正如《阿凡達》中人為了資源,即使科技先進,行為卻回到野蠻時代。筆者見到網上有人問為何2050年還是VR,難道沒有進步嗎?筆者想,VR跟我們的貼身程度令我們不會認為電影中的世界僅是幻想,而是絕對可能的未來,而這個未來與其設定的年份並不重要,重要的是或者現實中這個未來離我們不遠,而且隨時襲來。最後,“Are you willing to fight?” Fight for our world.

 

Facebook專頁 : 給我一個看電影的理由  ( https://www.facebook.com/reasonformovie )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