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背後】「蒺藜」以傷害他人作為自己的生存方式 這正是《老獸》所要表達的困境!

《老獸》導演周子陽來自內蒙古的鄂爾多斯市,故事就發他生出生成長的城市,當地曾隨著礦業興起而繁華一時、造就不少爆發戶,隨著經濟危機讓興盛歸於沒落,許多人債台高築,當時他在北京工作,聽聞親戚家發生子女綁架父親的真實家庭變故很是震撼,因而興起將故事拍成電影的念頭。主人翁老楊在房地產狂飆突進時期掙下一筆財富,如今已破產多年,妻子久病在床,他因偷妻子醫療費而被反目的子女綁架。老楊怒不可遏,報警抓子,引發了進一步的家庭悲劇。老楊不是傳統父親,不但不顧家,還總是沈浸在往日輝煌,更沈迷搓麻將、公開包養小三,角色極富爭議性。本片將於1221特別放映,百老匯電影中心獨家呈獻

【《老獸》預告片】

【搖滾樂迷必睇】《OASIS: 超音速傳奇》 — 歷史畫面搭配珍貴訪談 OASIS兩兄弟拆夥後首次在同一平台現身說法

※老楊是※

由涂們飾演的老楊已經六十多歲了,卻不是一個循規蹈矩的父親。他的財富和內蒙古鄂爾多斯這座城市一樣,經歷了過山車式的飆升和跌落,已破產多年。好在三個子女都已經養育成人,自立門戶。如今,老楊整日在家照顧癱瘓老伴的同時,還是不忘打麻雀、欠賭債和見情人,這令老楊和子女之間矛盾不斷。

從馬背少年到一代帝王,內蒙古大草原留給涂們最深的童年記憶,就是騎馬。6歲時,牧民鄰居第一次將他扶上馬背,從此涂們愛上騎馬,一日也離不開。在呼倫貝爾大草原生活了20多年,涂們演繹草原題材的作品如魚得水。1985年,首次拍電影的涂們還是上海戲劇學院的大三學生,在電影《成吉思汗》中扮演一個將軍,開始走上了演藝道路。1996年涂們憑藉在電影《悲情布魯克》中對巴賴這一角色的表演,獲得「金雞獎」和東南亞國際電影節最佳男配角提名。最為觀眾所熟知和喜愛的銀幕形象,就是1998年他在歷史片《一代天驕成吉思汗》中扮演帝王成吉思汗,榮獲中國第七屆電影表演學會獎。影片在國內上映後,立刻引起轟動,他把一代天驕的神采完全演活了。

今年,憑藉電影《老獸》入圍第54屆台灣電影金馬獎最佳男主角獎 ,與金城武、黃渤、田壯壯等人角逐影帝。最終,涂們眾望所歸,摘下桂冠。

※導演周子陽說※

我出生和成長的地方叫鄂爾多斯,它位於內蒙古西部。現在,那裡的人,就像沙漠裡一種叫「蒺藜」的植物,以傷害他人作為自己的生存方式。這正是我這部電影所要表達的困境。

在這樣的時代環境下,經濟能力開始成為社會的價值體系和評價準則。金錢積累越來越豐厚的同時,精神卻變得麻木,人性的貪婪不斷湧現。人們在不確定的環境裡進退兩難、舉步維艱,我們不斷面臨選擇,這些選擇又充滿道德的困惑。人際關係變得生疏,道德標準逐步喪失,人與人之間的情感益發冷漠,互相傷害成為再平常不過的事情。而這一切最終發生在一個家庭裡,發生在父子之間,發生在我的身邊。

這一切,正是這部電影中的角色與生命的處境。不管是人、還是動物、植物,這些有生命的物種,在這個時代,被傷害與救贖,如此艱難卻又野蠻。這似乎是這個時代的生命真相。 我厭惡這種單一粗暴經濟至上的價值觀。我想呈現出這樣的價值觀給家庭以及個人帶來的創傷。我想批判這樣的社會形態。這些沉痛的現實,在這裡生長,在這裡幻滅,幻化成一個荒誕而不可置信的世界。 電影美學和影像質感上,我用現實和超現實結合的方式來呈現,因為現實最有力量,這首先是一個現實的故事。超現實是因為鄂爾多斯這個城市最接近超現實,當代中國幾乎就是超現實的對等體。我想嘗試用超現實風格對現實進行一些可能的美學探索。

※關於題材※

問:為什麼想拍這樣一個類型和題材的電影呢?
導演 答:在20歲左右的時候我生命發生了很大的變化,一個是我高考考了零分,因為我拿了手機被認為是作弊,然後就判了個零分;還有就是我最好的朋友當年意外出車禍離去了。我高中的時候特別貪玩,上大學的時候又跟所有人相反,我似乎想知道我的朋友為什麼會離去,瘋狂地看藝術片。直到看到一些非常重要的歐洲藝術片,給了我特別大的生命的洗禮,就是覺得還有這麼重要的電影,完全給你的生命巨大的改變,當時我就覺得我一定也要拍這樣的電影。

當時上大學是一種比較自閉的狀態,覺得我要拍電影來告訴那些重要的人,告訴他們我心裡的想法。在二十四五歲的時候,當時我記得特別清楚就是我想如果生命只剩三年的話我要留下什麼東西,我就想留下一部電影,尤其是藝術片,在我的生命中,我把它看得很重要。

所以前幾年開始做的時候,身邊很多人就說商業環境這麼好,你拍部商業片掙了錢再拍藝術片。但是對我來講,這個東西在我的生命裡是非常重要的,我難以說服自己做商業的東西,我不做商業就是這個原因。

※關於男主角涂們※

問:男主角的表演非常搶眼,想問導演是怎麼聯繫到這位演員的,你是怎樣調教他的演技,告訴他要怎樣表演的?
導演 答:涂們老師是因為我看了他演的《告別》,就是德格娜導演的,2015年First(青年電影展)最佳影片。我看完之後非常感動,我覺得是部非常真誠的電影,他表演得非常棒。

我選演員的時候,要會內蒙話,這個非常重要。最好不是大家熟悉的演員,如果是一個熟悉的面孔,或是明星,那我覺得就假了。所以我鎖定了是內蒙古的演員。我把劇本發給涂們後聯繫見面,涂們老師馬上打電話來說他很喜歡這個劇本。然後我就去他家鄉,他來機場接我,我們去酒店聊了兩個小時,我就決定用他了。

然後我們去喝酒,喝完酒我記得是半夜,那是冰天雪地的冬天,醉醺醺地在街上拍了張照片,第二天我要走的時候,他帶我吃飯,有一個飯店門口賣零食,他不付錢就隨便拿了一個邊走邊吃,然後回過頭跟我說:老楊。在機場排隊的人很多,他就直接去前面插隊,然後說老楊從來不排隊。

我當時就非常高興,覺得選對了,他已經開始準備,進入角色了。這就是他們老一輩的表演藝術家,他為這個劇本充分做了準備,台詞問題在拍攝之前就已經解決了,到了現場就能更準確地捕捉人物的狀態。一上來有哪些問題我覺得稍微不準確的我會告訴他,他就知道是什麼樣的,然後調整過來,沒問題我就過了,但最重要的我覺得是他前期的準備。

後來我記得開拍之後一個多月我們在北京見面,他說他剛剛從角色中走出來。他會全身心地去為一個角色做準備,這是我覺得特別重要的一點。

 

【資料由安樂影片提供】

Facebook專頁 : 給我一個看電影的理由  ( https://www.facebook.com/reasonformovie )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