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背後】波士頓馬拉松爆炸真人真事改編電影《生命因妳更強》 — 一個平凡人的不平凡故事!

《生命因妳更強 / Stronger》由《尋找快樂的鎖匙》、《絕地重生》、柏林影展銀熊獎、威尼斯、多倫多影展得獎導演大衛哥頓格連 / David Gordon Green 執導,《斷背山》金像提名影帝積佳蘭賀 / Jake Gyllenhaal 憑本片榮登本年荷李活電影大獎「年度男演員」寶座,聯同劇集《複製人 / Orphan Black》金球提名視后加拿大女星塔緹安娜瑪斯蘭尼 / Tatiana Maslany 和《此時.此刻》金像提名女星美蓮達李察遜 / Miranda Richardson 等主演。電影根據2013年波士頓馬拉松爆炸事件真人真事,改編自在意外中失去了雙腿的傑夫鮑曼 / Jeff Bauman 合著的同名回憶錄,講述他如何在慘劇後重新振作,成為全城以至全球人心目中希望的象徵。

【《生命因妳更強》預告片】

※由自傳小說到電影 一個平凡人的不平凡故事※

2013年波士頓馬拉松,站在終點線附近的傑夫鮑曼 / Jeff Bauman 無意要做英雄,但當兩個炸彈在他身旁爆炸,他的人生就從此改寫。一位在場的攝影師拍下了傑夫被送往醫院時令人驚心動魄的照片,他坐在輪椅上,右腳小腿沒有了,左腳小腿只剩下骨頭。這個影像一傳十,十傳百,令傑夫突然成為了這宗轟動全球的恐襲慘劇的代表面孔。

Mandeville Film 的資深監製杜特賴伯文 / Todd Lieberman 從一位正在鼓勵傑夫寫自傳的同事口中初次得知他的故事,而杜特正要物色新劇本,希望找到一個有啟發性的故事,而傑夫的故事就正合此意。
那時傑夫還在復康的初期,因此非常抗拒再次回看這段他正努力捱過的苦痛經歷。當杜特與傑夫初次會面時,他跟對方表明希望把其故事拍成電影:「我告訴他,他的一生將會展露於人前,包括所有軟弱和痛苦,我不會美化這故事,而是要真實和誠實地說這段他面前的苦痛經歷、身心創傷以及挑戰。如果他願意行出這一步,我希望能跟他一起走;否則,我也會理解。」

最後,傑夫決定了寫自傳,書名也是《Stronger》,並同意把電影版權賣給杜特的公司,而杜特已有編劇人選,就是約翰寶路盧 / John Pollono。

約翰立即便與這個故事、傑夫及其家人建立起聯繫,他說:「我們一見如故,他們就像是我的家人。我覺得不是來自那個成長地方的人,是無法寫到這個故事的,而我感到有很大的責任寫好這故事。」
而當約翰進一步認識傑夫時,更發現他的家庭背景、做人的信念和價值觀是讓觀眾了解他的重要元素,他說:「傑夫是個在百貨公司工作的普通人,他不是運動員,只是在錯的時間出現在錯的地方,意外就發生在他身上了,突然間他要重新學習站起來,這令我不禁問自己,如果發生在我身上,我會怎樣面對。」
看過劇本第一稿後,監製杜特知道他沒有揀錯人:「約翰寫的對白很真實和很美,遠超過我們預期,他找到一個方法把悲劇和傑夫在困境中仍保持的幽默感交織起來,而這正是我們想要的。這劇本結果成為了那年『黑名單』的第二位。」

接下來的幾個月,約翰繼續改良劇本,經常與傑夫通電話,有時一談便是數小時,了解他在意外前後的人生,他說:「我也花了很多時間跟他身邊的人交談,傑夫當時還處於事件的餘悸中,他有創傷後遺症,但現在他已好轉過來。」

約翰強調,這電影不是關於恐怖主義,而是一個男子的故事以及他如何克服逆境,重新生活。他說:「我們想說一個人如何在這種情況下找到意義,而不會只有黑暗和抑鬱,波士頓和紐英倫都能夠以幽默來面對悲劇,我們是鬥士並引以自豪。」

※大衛哥頓格連執導 積佳蘭賀主演兼親自擔任監製※

為電影尋找導演是另一大挑戰,監製杜特說:「我們需要一個導演,要深明有時幽默是面對悲劇的最佳方法,從傑夫和他的親友如何面對這件事可見一斑。」近年執導過不少題材嚴肅沉重的電影後,大衛也希望能回歸喜劇,他說:「我想放輕鬆一點,然後就收到這個劇本,立即就被人物和故事震撼,故事的張力和幽默感結合,這會是部非一般的電影。」

有了導演人選後,最後一塊拼圖也隨即就位:積佳蘭賀表示有興趣飾演傑夫,還希望擔任監製,令本片成為他新成立的 Nine Stories Productions 的首部作品。積佳蘭賀說:「我很喜歡這人物,也深深被劇本感動,我想確保這電影能拍得成。我被傑夫的經歷震撼,而且這故事不是關於爆炸事件,而是關於一個走出悲痛,重拾希望。」

萬事俱備後,團隊就前往麻省的湛士福 / Chelmsford, Massachusetts ,進一步了解傑夫的世界。湛士福是一個人口只有34,000的小村落,曾經是個工業重鎮,是紐英倫的經濟支柱。

大衛說:「我們與一大班人一起去食薄餅和飲啤酒,保持低調和貼地,與最清楚這故事的人打成一片。我們與傑夫的死黨 Big D 和 Sully 到餐廳吹水,嘗試了解他們的生活。大家都很歡迎我們,跟我們無所不談。」

大衛回想他們親身見證了傑夫人生中感人的一刻:「當他的女兒行第一步時,我們在場,看著這個正在學習重新走路的男子,與他的女兒一起走她的第一步時,真的非常感人。」

當電影正式開拍後,傑夫繼續無限量支持製作,即使他謝絕到現場探班,但卻隨時願意提供意見,也不時收到劇組的最新消息,監製杜特說:「約翰一直嘗試把更多傑夫和家人的真實一面加入電影,而傑夫也很高興他的故事能被拍出來,只是他不想重新經歷一次,我不能想像這對他們來說是多麼困難重重。」

※積佳蘭賀全情投入角色※

對於積佳蘭賀來說,了解和拿捏他的角色的過程,比他想像中漫長,他希望能呈現出傑夫非凡的堅毅不屈,同時不失人性與軟弱的一面,但傑夫內斂的性格令這過程困難重重,他說:「這是波士頓人的特質,尤其是男性,他們都很內斂,要令傑夫說出他的感受是很困難的事,他不是故意隱瞞甚麼,只是天性如此。所以我要從他的節奏和面對某些問題時採取的態度,尋找一些不宣於口的線索。」

二人在開拍前和拍攝期間見過很多次面,積佳蘭賀說:「有一部分的他還是很孩子氣的,所以你很容易會對他著迷,他不只是有魅力,也很有愛心,但同時在底層也有黑暗憂鬱的一面。」

在電影中,大部分時間傑夫都是在學習重新走路,但在現實中,當積佳蘭賀初時跟傑夫見面時,他已經能走動自如,因為已裝上了為他特製的義肢。積佳蘭賀說:「我從傑夫的身體特質上找到很多重要線索,他的節奏、說話方式、接觸人的方式,都反映出他的心理面貌。他的身體語言,尤其是他的幽默感,對我揣摩這角色有很大幫助。」

積佳蘭賀細緻地捕捉傑夫的特質與矛盾面,而不只是流於模仿,監製杜特說:「積願意豁出去,探索和展示黑暗和軟弱的一面,他不但微妙地演繹出快樂與悲傷的細微變化,也讓自己明白失去雙腿的感受,花了很多時間與傑夫和其他折肢者替身相處,學習他們的舉止動態。」

積佳蘭賀表示自己不時想像如果他處於傑夫的位置會如何:「無論我如何努力嘗試了解他的經歷,我都不時會感到碰壁,事實上如果我經歷他所經歷的,我不覺得自己能捱得過。」

※加拿大視后為角色苦練馬拉松※

至於傑夫發生意外時等待的前女友、繼而成為他妻子的Erin Hurley,則是由憑科幻劇《複製人 / Orphan Black》成為艾美影后並獲金球視后提名的加拿大女星塔緹安娜瑪斯蘭尼飾演。監製杜特說:「塔緹安娜在《複製人》的演出,已證明了她能夠演出一個多面貌的人物,而非只是個扮演女朋友的『花瓶』。」導演大衛說:「在這電影中,塔緹安娜不只是要做個可人兒,Erin是個很堅強和勇敢的人,她不但要安慰傑夫,更鼓勵和迫使他振作。」

塔緹安娜說:「這劇本真的寫得很好,它沒有為任何人戴上光環,而是很真實地描寫出人們面對悲劇時的反應,我很慶幸可以參與演出,這是個挑戰,也給我很大滿足。」

跟積佳蘭賀一樣,塔緹安娜花了很長時間去了解她所演的人,令她可以演繹而非模仿她,她說:「我了解Erin的經歷並尋找我們之間的共通點,這在潛意識層面上影響我的演出,我不會選擇模仿她。當我得到這角色後,立刻便開始練跑,我很佩服能跑馬拉松的人,我由最初連跑一個街口也沒氣力,練到可以跑九公里,這是件令人興奮的事。」

雖然塔緹安娜在開拍前跟導演深入地討論過她的角色,但在拍攝時還是有很多新發現,她說:「Erin是個靠直覺行事的人,有時我也是這樣。她的人生跟其他人一樣完全顛覆了,所以很多突如其來的反應和行為,她沒有預先計劃和籌謀的空間,導演也容許我去探索和即興。」

※美蓮達李察遜一改形象飾演強悍慈母※

除了 Erin 外,陪伴傑夫走出傷痛的還有他的媽媽 Patty 。 Patty 是個堅毅、強頑、慈愛的母親,在協助兒子康復的過程中從不言棄。大家未必太能想像由金像提名女星美蓮達李察遜來飾演這個角色,但積佳蘭賀卻為她極力游說,而結果是她完全融入了這個複雜和矛盾的母親角色,出乎預期的精彩。

積佳蘭賀說:「美蓮達捕捉了傑夫和母親之間的愛,同時也演繹出母親面對兒子受傷害時凶悍的憤怒,你不能擊倒她。跟她合作是我的榮幸。」

導演大衛是美蓮達的影迷,但他坦言最初沒想到找她來飾這角色,但當積佳蘭賀提出的一刻,他立即就覺得是正確的選擇:「我們在找一個有趣得來又有戲劇性的人,我記得看過美蓮達在《Damage》中與謝洛美艾朗斯 / Jeremy Irons 角力,之後她又能主持《Saturday Night Live》;她可以很激,像《哭泣的遊戲 / The Crying Game》中的演出,也可以很有魅力和有點荒唐,像《情迷四月天 / Enchanted April》。」

對於美蓮達來說,這個一反以往演開有文化、上流階級的角色很吸引她,她說:「我看到一個我未曾嘗試過的角色,也喜歡故事中的家庭元素。我一向都喜歡嘗試走出comfort zone,希望能學到新的東西,雖然有點令人害怕,但也是好事。」除了在外表上一改她的光彩亮麗形象,美蓮達還要學習波士頓口音,她和其他演員跟荷李活頂尖方言導師 Tim Monich 練習口音。

美蓮達在開拍後才有機會與真正的 Patty Joyce 見面,她說:「真正的Patty比電影中的整潔和甜美,也比較臨危不亂,電影中的Patty是我的一種抽象演繹,但我也很感謝她讓我有機會問她一些問題。」

※老戲骨、醫護人員及當地人參演支持※

傑夫的父親和 Patty 的前夫 Big Jeff ,由老戲骨克蘭西布朗 / Clancy Brown 飾演,他對於兒子受到嚴重傷害感到憤慨難平,他說:「試想像,你的兒子在醫院中,而他那張可怕的照片在新聞和網上瘋傳,而你除了這之外就沒有別的消息,只知道兒子出了可怕的意外。」

這電影不只描繪了傑夫的奮鬥歷程,也描寫了這事件如何影響了他身邊的所有人,克蘭西說:「爆炸之後,我們都知道傑夫和其他人在那天受傷或喪命,而他們每個人都代表著一個個受傷害或破碎的家庭。」
本片還有一眾荷李活影星、波士頓演員和初次演出的新手參與,包括知名的波士頓諧星Lenny Clarke、Patty O’Neil 、Danny McCarthy、還有 Richard Lane Jr. 和 Nate Richman。

此外,當地人的演出也大大增加了電影的真實感,製作人甚至邀請協助有份傑夫康復的人在片中客串飾演自己。監製杜特說:「Dr. Kalish是現實中傑夫的主診醫生,當傑夫首次拆繃帶時是由他親身演出。我們也請了一位真的照料過傑夫的護士參演,而為傑夫製造義肢、來自 United Prosthetics 的 Paul 和 Greg Martino,也參與了演出,並製造了積佳蘭賀在片中使用的義肢。」

Dr. Kalish本身擔任電影的技術顧問,但導演大衛忽發奇想希望他能演出,他說:「他們的戲份在劇本中是沒寫的,但有真正的醫生和 United Prosthetics 的 Martino 兄弟演出,就更有真實感,如果約翰或我嘗試寫也未必是正確無誤的,但由他們親自去講,就最真實不過。」

※於波士頓拍攝 獲全民支持※

全片在波士頓拍攝,真實地捕捉了當地獨有的氣氛和文化,導演大衛說:「約翰寫了一個很好很寫實的劇本,有一種家的感覺,而我們在攝影、美指和演出方面都會相應地配合。」

讓整個城市和當地人參與去講這個故事是重要的一環,劇組也盡可能在事情發生的實地進行拍攝,包括傑夫接受治療的 Spaulding Rehab Center ,以及設計和製作義肢的 United Prosthetics 。

而令波士頓的人在事前了解他們要拍一部怎樣的電影,也事關重要,所有製作人與市長Marty Walsh和其骨幹職員、主辦馬拉松的單位,以及各大學的領導人會面,同時又聘用了不少當地人,約有80%演員是波士頓人。

美術指導 Stephen Carter 複製了一條120尺長的街道來拍攝馬拉松比賽,塔緹安娜表示,馬拉松是最具挑戰性的一幕,「這個馬拉松是波士頓人的年度大事,大家都會夾道打氣,或者在家中或酒吧與朋友一起觀看。爆炸事件至今仍然記憶猶新,而我們在那兒拍攝時,他們也正舉辦馬拉松。拍攝時,能夠與一班來自當地的臨時演員一起跑真的很令人感動,我不能想像他們的感受,但我很感激他們的參與。」

事發後,波士頓對傑夫表現出最大的支持,在他康復後更邀請他在芬威球場 / Fenway Park 舉行的新一季冰上曲棍球比賽上主持開球儀式。當地球隊波士頓棕熊 / Boston Bruins 特別准許劇組在TD花園(TD Garden)的冰場上進行拍攝,重現那極具代表性的一刻,拍攝當日,在一場真實的比賽結束後,5000個棕熊的球迷答應留在座上做臨時演員配合拍攝,編劇約翰說:「他們的歡呼、愛和熱情都是發自真心的,也大大幫助了積的演出。」

攝影指導 Sean Bobbitt 本身是位紀錄片導演,喜歡親身操控攝影機,走進現場和演員當中隨心拍攝,而對導演大衛來說,這只是他想要的自然風格,他說:「Sean說他拍過最震撼和難忘的影像,都不是設計出來的,而是被發掘出來的。所以我們讓演員自然地演出,由攝影機來跟著他們走,而且他是不用打燈的,全都是用自然光。」

化妝師 Donald Mowat 繼《頭條殺機 / Nightcrawler》和《迷離字戀 / Nocturnal Animals》後再次跟積佳蘭賀合作,今次他要負責斷肢的特技化妝,他把這次經驗比喻成組裝宜家家俬那樣:「過程中不知道成果會怎樣,因為有太多元素要放在一起,也沒有相似的例子可以參考。」 監製杜特說:「今次精彩地融合了特技化妝、視覺特效和出色的演出,就像變魔術一樣。」

※啟發互助互愛精神 每個人都可以是英雄※

今次身兼演員和監製兩職的積佳蘭賀,無時無刻都在思考最佳的方法去說這個故事。即使在演出時,他也會想應該用甚麼鏡頭,拍攝角度是否正確,需不需要拍另一個鏡頭,或者有沒有方法拍得更好等。而導演大衛的態度也很開放,他說:「這次合作如此出色,是因為每個人都深明這個故事比我們所有人更大更重要,我們有責任去拍好它。」

監製杜特相信,傑夫的故事之所以如此引人入勝,是因為他是個被捲進非常狀況的普通人,他說:「電影其中一個中心問題,亦是傑夫時常問自己的問題,就是為何他會成為了那麼多人的象徵標誌?英雄的意義是甚麼?你是否要做一些英勇行為?還是單純地啟發別人去做一些他們不相信自己能做到的事?」

雖然傑夫的故事是個極端的例子,但大衛相信他的經歷能引起普世共鳴,他說:「拍這電影最大的挑戰是要拍得有真實感,令人感同身受,要忠於事實,但卻不是案件重演。我希望觀眾可以代入角色的人生,並愛上他們。我覺得人們會被傑夫的經歷,以及 Erin 、親朋和波士頓人對他的愛和支持所感動。而如果這電影可以讓人明白,當遇到悲劇或打擊時,他們可以依靠愛他們的人,我會很高興。」

 

Facebook專頁 : 給我一個看電影的理由  ( https://www.facebook.com/reasonformovie )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