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者投稿】《高達:革命性改變》:不要懼怕年輕

電影《高達:革命性改變》改編高達第二任妻子安妮維雅嬋絲基的自傳《一年後》,記錄兩人在六八年法國五月風暴前後的短暫姻緣與高達奠基法國新浪潮電影的事蹟,電影集中描述高達的任性與叛逆,也間接導出覺得年輕一代恐懼,其中高達出席大學生論壇的一幕最能映襯出他心中的懼怕。

unnamed.jpg
【作者:鄭子聰】
高達在沒有通知大會的情況下出席大學生的論壇,但他突然被大會主持發現及邀請他發言,那時候他在在完全沒有準備情況下表達想法,他完全沒有理會在場人士既有立場,堅持將自己的率直地說出來,雖然他在發言後受到在場大學生強烈反對,並不斷報以噓聲,但他仍然神情自若地離開會場,但其實他的表面行為與心中所想的絕對背道而馳。
離開會場後,他對女友分享他很喜歡到場了解他們政見,因為他們年少氣盛,擁有無比的熱誠與改變社會的力量,但女友一矢中的回應他其實是很懼怕與大學生正面交鋒,那時候覺得無言以對,因為女友說中了他心中所想。
高達表面上極具表達能力,但他每一句發言也在竭力保護自己的立場,不能讓與自己政見不一的立場乘虛而入,說深一層就是他就是要以能言善辯的防衛機制防止別人踐踏到他的尊嚴,因為尊嚴是他的核心價值及需要,神聖不可侵犯,而且他也非常害怕終有一天年輕革命者會奪去他辛苦經營的新浪潮成就,或者懼怕別人建立更革新及具時代感的新浪潮去取代他的思想架構,令他的在法國的社會階級驟降,成為一位寂寂無名的過氣革命分子。
以尊嚴為人生核心價值的革命者最懼怕與自己立場反向的年輕革命者接受創新及被改變的革命者反而不害怕與自己政見不一的年輕革命者相處,因為聆聽對自己立場不一的意見後絕對會看到自己立場的弱點,而觸碰對方的立場後會瞭解到自身立場的鈍角,及後可以以省思的態度適時將這些鈍角加以磨利,經修補及改善後轉化成為立場的銳角,日後便能以鋒芒示人,繼續在革命旅程上奔跑,故願意接受別人批評和具有反省能力才是革命者應有的氣量與特質。
stacey-martin-redoutable-image.jpg
原文刊於作者網誌
作者簡介:鄭子聰,香港青年協會首屆青年大作家招募計劃獲選作家,獨立出版作者、兒童及家庭服務社會工作者、嶺南大學中文系學生,曾為《有種責任叫堅持》編輯,著有散文集《在台灣我曾遇見過的》及《慢遊小店》,文章散見於評台、立場新聞、香港零一、輔仁文誌、香港獨立媒體、SPILL及《給我一個看電影的理由》網上電影評論雜誌。
(讀者投稿)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