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者投稿】《再見魅了緣》:記得及時行愛

電影《再見魅了緣》講述丈夫因車禍而喪生後化成鬼魂的故事。丈夫逝世後妻子飽歷喪親之痛,但電影並沒有以情緒高漲的畫面去交待妻子的傷痛,反而是利用妻子吃焗批的畫面去描繪那傷痛,那時妻子一開始慢慢地吃,面容憂愁,吃得不情願,看得出只是因為感激別人的一番好意而把它吃掉,再者她也說服自己要吃些東西,才可有能量面對傷痛。她越吃越快,希望以焗批進入消化系統的速度去分散悲痛注意力,但最終悲痛並沒有屈服,妻子還因為一時進食過度而大吐一場。

【撰文:鄭子聰】

這樣看來,妻子在短時間未能接受丈夫逝世的結果,但其實更難放下的是那位丈夫,由於他對妻子的念念不忘而魂不斷,每天待在家中陪伴妻子,但他已成為鬼魂,妻子遇到悲痛時未能即時擁抱慰問而只能無奈地在旁守候,這令他更為難受。當他仍放不下這段感情而妻子開始適應沒有丈夫的生活並開始結識新歡時,他只能沉默地憤怒,最多也只能投擲物品、刻意翻開他們生前讀過的文章去告訴妻子不要嘗試去忘記這段曾經刻骨銘心的愛情。

【《再見魅了緣》 — 以虛無秤量現實!】

妻子失去了丈夫,雖然必須經歷傷痛的過程,但她總會有能力去適應,於悲痛共存並接受,尋找令自己快樂的方法、然後重新去投入一段愛情,重失去中再次獲得。但丈夫不能,他只是個靈魂,已經沒有再愛世人的權力,憤怒哀傷也只能一人面對,看到不能接受的事實也只能默默承受。因為他已經死亡,所以掌握命運的權力已被死神操控,生前的生活畫面已被凍結,家庭、事業與愛情他已無法在作追求,他已沒有任何反抗的權力,只能靜待魂飛魄散的一刻,只能失去而無法重新獲得。

【《再見魅了緣》-頓悟了甚麼?】

既然在生時還有追求家庭、事業與愛情的權利,為何我們不選擇去運用及珍惜而待到逝世後才自怨自艾及令自己鬱鬱寡歡?

記得及時行愛。

 

原文刊於作者網誌

【作者簡介】
 鄭子聰,香港青年協會首屆青年大作家招募計劃獲選作家,獨立出版作者、兒童及家庭服務社會工作者、嶺南大學中文系學生,曾為《有種責任叫堅持》編輯,著有散文集《在台灣我曾遇見過的》及《慢遊小店》,文章散見於評台、立場新聞、香港零一、輔仁文誌、香港獨立媒體、SPILL及《給我一個看電影的理由》網上電影評論雜誌。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