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者投稿】《光》:生命中不可或缺的

我們靠著光才能看到事物,早期是大自然的太陽,後期人造的電燈,但視力全失的人士怎樣也不能看到光,幸好電影《光》的男主角雅哉還看到一些,電影常強調光的功能。撰文:鄭子聰

雅哉偶爾能靠著光看到某一部分的景物,雖然模糊,但就是這份模糊營造想像空間,田中可用僅餘的視力拿起底片相機為女主角佐美子拍下最後一場人像照,無論沖洗出來後人像是否清楚也不要緊,只要這張照片能代表男女主角的浪漫戀愛回憶就好,光為這對電影中的情侶帶來了浪漫,這是光所帶來的「情感投射」。
說起回憶,我們很常會用照片作紀錄,現在智能相機盛行,質素亦非常不錯,加上能後期製作,深得大眾歡心,也能將當下的感受以各式各樣的相機濾鏡記錄,有些人仍堅持使用底片,因為他們喜歡沖洗後未知與相片色調自然變化,能拍下與當時自己感覺相近的照片就像上天賜予的小禮物,或會樂透半天,光為這些使用底片相機的攝影者帶來愉快的禮物,電影男主角田中的作品主要也是用底片相機拍攝出來的,因為他非常陶醉這些未知,這是光所給予的「未知烏托邦」。
有時,我們也會因方便緣故而拿起手機作圖像記錄,今天吃過的早午晚餐、欲購買的消費商品、城市裡發生的突發事件,一些提存款記錄通知書,還有一些複雜的行政文件也會一一攝下,但上述並非記錄回憶,而是以圖像紀錄生活的大小事情,這次光恐怕只能以它照亮的功能讓這些被記錄的圖像更為清晰,光在上述情景只能擔當「生活紀錄輔助員」的角色。
光在生活中不可或缺,而相片絕對不能沒有光的陪伴,否則相片只能畢生在黑暗世界中過活。
作者簡介
鄭子聰,香港青年協會首屆青年大作家招募計劃獲選作家,獨立出版作者、兒童及家庭服務社會工作者、嶺南大學中文系學生,曾為《有種責任叫堅持》編輯,著有散文集《在台灣我曾遇見過的》及《慢遊小店》,文章散見於評台、立場新聞、香港零一、輔仁文誌、香港獨立媒體、SPILL及《給我一個看電影的理由》網上電影評論雜誌。 作者Facebook: https://www.facebook.com/cyrus.tccheng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