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者投稿】《分裂性遊戲》﹕探討女主角內心世界

分裂性遊戲(L’AMANT DOUBLE),講述一個有抑鬱、性冷感的女主角(Chole),在求醫過情中和精神科醫生(Paul Meyer) 互生情愫。Paul的專業判斷認為自己不再適合搶任Chole的診治醫生,但後來兩人承認感情和展開同居生活。Chole後發現Paul有一個同是精神科醫生的雙胞胎哥哥(Louis Decole),然而追問下,Paul都避重就輕,隱瞞改姓原因。為了解多些男友,本已痊癒的Chole假扮病人,求助Louis。面對溫文體貼的Paul和狂野霸道的Louis,Chole享受著被兩人愛慕的感覺,同時也對Paul有愧疚。Chole進一步陷入以謊言、情欲維持的關係,也一步一步了解自己精神病病因,最後面對現實。撰文:牙膏

觀看過程充滿懸疑感和張力,整部片由情欲、謊言、夢境交織,虛實交錯,疑幻疑真,到最後一幕也不會完全確定是Chole的幻想,還是真實。與其湊合一幅撲朔迷的拼圖,不如深究Chole的內心世界。

【新戲影評】《烈女本色》:乖乖女的顛覆與香港人的保守

Chole是一個充滿神秘魅力的女生,當過模特,像一隻傲嬌的貓,內心卻滲著血,也難怪Paul在她細細訴說時由憐生愛。由於接受不了自己有雙胞胎姐妹的事,Chole不時會迷失心性,身分認同模糊,自我價值低。母親因生她時難產,在她成長時都刻意疏離她。(和雙胞姐姐關係)她既望能得到母親的注視,同時也很害怕母親那張和自己相似的臉,盯著自己看,甚至有想消滅母親的傾向這份被威脅存在、缺乏愛的母女關係的不安,讓她享受被群眾觀望,突顯存在,卻只限遠觀。所以她跑去做模特,然而模特色彩繽紛的世界讓她更困惑,更捉摸不到真實。直至遇到Paul,愛情讓她的胃痛好了一陣子。但Paul曾改姓的事情又引起了Chole的不安,想像了一個Louis來。她的想像除了是想合理化Paul避重就輕的回應態度,(霸道狂野的哥哥,誰想有?)其實也是把自己內心世界投射到Louis上──壓抑的控制欲、強壯的身心,最重要的是不易受人欺負。(她和LOUIS一樣,非常妒恨自己的雙胞胎哥弟弟/妹妹。從Chole自白不喜媽媽和自己的相似及享受受人注視的模特經歷,可見她非常想證明自己的獨一無二。)Chole的神經質和胃痛,終歸是接受不了自己在母體內侵食雙胞胎妹妹的細胞組織。

《思.裂》:懸疑片的人性關懷

回歸題旨,電影中的性愛場面,其實反映一種權力關係。Chole會接受LOUIS的性愛精神治療,同時和Paul、Louis有性關係,為的是享受兩人的注視,增加存在感;但最重要的是,她想像一個狂野Louis出來,從被Louis霸道壓在床上到自己想像把溫文的Paul壓倒,也說明Chole不只要存在感,而是希望自己成為一段關係的主宰者,以至奪取生活的操作權,不滿足被Paul保護的感覺,不甘被擺佈。電影中性愛場面最重要的作用,是Chole把內心投射在Louis身上,繼而把內心控制的欲望、壓抑發溾到真實世界的Paul身上。她周旋於Paul和Louis的性關係,反映了Chole的心結﹕自己在母體時吞噬了還不成胚胎的雙胞胎妹妹。片尾她含淚質問母親對她吞噬妹妹的看法,便知她對這個未出生的妹妹既內疚且妒恨。畢竟母親難產而疏離Chole,「Chole」這個人究竟是誰也成了個問題。

【影評】現實是一種病?《搏擊會》說了些什麼?

值得留意,電影的拍攝手法也和Chole的內心世界有關。電影有一幕關於Chole和Louis發生性關係後,全裸對坐,蹺起二郎腿傾談,Louis還挑釁性地吸著煙。導演巧妙安排兩人在大鏡子前對坐,使鏡子出現兩人身體投射,雙重影像產生虛幻感,說明Louis是Chole的內心投射。看似是Chole和Louis討論Paul的性情、Chole的內心需要,其實是Chole自己和自己對話,探討自己內心需要。而另一幕Chole在夢境中和兩兄弟做愛時,身體漸漸分裂為兩個個體,也說明Chole周旋於兩兄弟中,內心的混亂,也是導演埋下伏筆,為片尾揭露Chole的心病是雙胞胎之故作鋪排。

【新戲影評】《情人眼裏巴基斯》:為什麼還要拍「愛情喜劇」?答案在這裡

【作者簡介】

筆名:牙膏

個人簡介:香港浸會大學中文系四年級生,不過是一個喜歡閱讀、思考的人

Facebook專頁 : 給我一個看電影的理由  ( https://www.facebook.com/reasonformovie )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