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個靜默的陽光午後》 — 一齣讓香港人好好學習生死教育的電影

去世後將遺體捐贈給醫學院作教學解剖的人士,醫科生會稱之為「大體老師」。台灣導演陳志漢用紀錄片《那個靜默的陽光午後》,講述大體老師徐玉娥女士生命完結後的歷程,而她的家人在途中又有什麼情感的衝擊。與其說影片是鼓勵大體捐贈,不如說是帶觀眾探討死與生的真締;與其說影片是直視死亡,不如說是歌頌生命。導演陳志漢帶領觀眾深入解剖課,凝視死亡,但對於活著的人如何面對生命才是鏡頭關注的焦點。

電影主題是大體老師,但真正的主角是仍在世的人,包括逝者的丈夫、女兒,還有一眾輔仁大學的醫科師生。死者已矣,但對生者來說,life goes on,情感要如何擱下,關係要如何梳理﹖導演陳志漢用溫暖的鏡頭,透過呈現死亡,教會我們思考生命,關懷活著的人。本片將於9月百老匯電影中心特別放映,詳情按此

《那個靜默的陽光午後》- 心酸的感動

【《那個靜默的陽光午後》電影預告】

《那個靜默的陽光午後》講述游泳教練專程從嘉義千里迢迢開車往台北,每月都到醫學院探訪他的太太。結婚23載的深情,昇華作報告生活瑣事的絮語。直到今次,他再壓抑不住,過去沒有把握機會或不懂得表達的愧疚、遺憾、思念,都隨著決堤的淚水傾瀉而出。因為,太太是大體老師,即將要被送上解剖台作醫學生解剖教材,這是他最後一次對著「完整的」太太說話。

【見證韓國歷史重要一頁】關於電影《逆權司機》8點你要知的事!

※我們都將是塵埃 卻有特別意義在※

《那個靜默的陽光午後》的片名,來自導演陳志漢去輔大醫學院作資料搜集的那個夏天。醫學系的解剖課在每週一下午,每次他經過醫學院前的中美堂,都能看見陽光大片灑落,將整個校園籠罩在一種恬靜的氛圍中,跟解剖課課堂氣氛一樣。當下他總是很有感覺,故為電影取名為《那個靜默的陽光午後》。電影不只是關於冷冰冰的死亡,而是關於有溫度的生命。

導演陳志漢希望藉著這部片來談論什麼才是真正的「活著」?有呼吸、有心跳、有脈搏的一個生命體,是不是就是真的活著呢?但是大體老師從死亡開始,就開始對周圍的生活產生影響,甚至更多的人感謝他的付出,這樣是不是一種更具意義的「活著」呢?生命的延續不是靠呼吸與血液,而是精神與影響。

【新戲影評】《原子殺姫》:不是女版007,也不是女版John Wick

※而我們到最後 有什麼可以留下來﹖※

死亡是每個人都會觸碰到的議題,在死亡面前,所有人都是手足無措的。我想要觀眾可以在自己還很理性的這段期間,珍惜當下,你所擁有的家人,你所擁有的時間,然後好好地跟他們溝通所有想法,不只死亡這件事,不管你對自己的人生有任何決定,家人都是你要好好溝通的對象,不管他們支持不支持,都要讓他們知道。

藉著《那個靜默的陽光午後》,導演想回歸到「生命狀態」的討論。雖然主題是大體老師,但重點是還活著的人。導演交叉剪接林恵宗的生活日常及他前往探望大體的過程,呈現了活著的人如何學會面對生死、珍惜當下,為電影增添一份溫情。

《那個靜默的陽光午後》的同名片尾曲由范瑋琪作曲及演唱。電影預告令台灣藝人陳建州和范瑋琪夫妻為之動容,兩人感到本片題材對社會十分有意義,便主動提出幫忙,不要求回饋。導演欣然接受,范瑋琪於是迅速創作出片尾曲。

【新戲影評】《窮朋友‧富朋友》:成長原來竟是如此醜陋

【導演簡介】

陳志漢,早期從事社區總體營造,相信影像是改變世界的最好方式,現在專心在影像創作上,除擔任攝影亦從事導演工作。期望能以紀錄片達成藝術家與社會對話的媒介,創作出對社會大眾有正面意義的影像作品。

陳志漢喜歡以紀錄片探討家庭、生命等議題,他的作品多是圍繞人際關係和情感而展開。《那個靜默的陽光午後》是陳志漢第一部紀錄長片,藉大體老師的故事,討論「生命意義」與「醫患關係」。他希望觀眾用了解生命的心態觀看本片,離開戲院後可以回家好好跟家人溝通。他的新作《一念》同樣與生命及醫患關係有關,即將面世。

※2012 首部導演作品《日暮之前的領悟》獲全球第三大媒體半島電視台投資※
※2014《那個靜默的陽光午後》獲選為CCDF最具國際潛力獎、ASD特別推薦獎、新北市紀錄片奬優選作品及Hot Docs加拿大國際紀錄片影展入選作品※

【名導對談】《煙花 / 煙花,應該和誰看》 — 原著岩井俊二 x 編劇大根仁 x 導演新房昭之

Facebook專頁 : 給我一個看電影的理由  ( https://www.facebook.com/reasonformovie )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