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東京喰種》 — 窪田正孝擔正? 原來是作者石田翠親自欽點

漫畫「東京喰種–TOKYO GHOUL」於2011年開始連載,旋即得到廣大的讀者支持。單行本累積發行數量超過2300萬本。這本超人氣漫畫現在終於改編成電影。原作者石田翠親自欽點的窪田正孝擔綱,飾演主角金木研。強大演員陣容,及來自世界各地的創作精英匯聚一堂,共同打造「東京喰種–TOKYO GHOUL」的電影新境界。

【《東京喰種》 — 真人版電影再登魔幻巔峰!】

【《東京喰種》監製永江智大訪問】

※超人氣漫畫《東京喰種》真人版
看了原作之後,第一個感受到的是”真實性”。真實得甚至令我覺得故事很可能是”真有其事”。本來是人類的金木,變成了半喰種,那種困惑及內心的掙扎,作為讀者能夠感同身受,被那份壓逼感壓得透不過氣來。所以很想把漫畫拍成電影,就馬上去找原作作者-石田翠先生談。

※原作的魅力
角色-金木以及石田老師所塑造的”世界觀”:當中,第一當然是畫的美感,而第二就是「赫子」或「赫眼」等”武器”,實在非常有型!這些都是漫畫的魅力所在。而最大的魅力,在於故事本身的普遍性。漫畫所描寫的人類和喰種之間的關係,在完全敵對的同時,還要考量如何跟對方”相處”。雙方要一直相互抗衡?還是應該共存?這種”關係”可以被理解成:男vs女、日本人(本地人)vs外國人等不同範疇,誰都可以代入其中。相信這也是漫畫在世界各地都有粉絲的原因吧。

※主角・金木研=窪田正孝
「金木這個人物,如果真的出現在真實世界的話,應該就是這個樣子的」這是石田老師的想法。在老師心目中,可以勝任金木一角的演員就只有一位,就是窪田正孝。聽過老師的想法,我也同意。而和窪田正孝本人見過面之後,更加深信不疑,就是他了。演員一般都有ON和OFF的時候,但窪田正孝卻是個(對自己)極之嚴格的人,在現場一直都是處於「金木狀態」。在休息時間,和他聊的全都是『東京喰種』相關的話題。比如說連載的發展方向,聽起來就像個小粉絲。

※起用荻原健太郎當導演
確定得到電影化的許可之後,原作作者-石田翠先生對我說「要拍就拍一些從來沒看過的(影像)」,再加上出版社-集英社的期待,驅使我認真構想如何去創造一個日本電影史上全新的影像世界。如果可以找到一位年輕,又沒有拍過電影的人來當導演的話,說不定可以拍出一些超乎想像的東西出來。
荻原健太郎導演本身擅長拍攝有關人性的故事,本片正正需要重點描寫金木變了半喰種之後的內心世界。另一方面又有很多動作場面。以前拍攝廣告的時候,導演接觸過很多影像製作相關的新技術,而且本身是個創意無限的人。能夠把有趣的創意點子傳達給動作指導,再進行拍攝。我相信這樣,一定可以將腦子裡的創意,拍成實際的影片。

※全新的動作場面
赫子,是喰種的”獵食器官”。電影中會出現許多喰種利用赫子進行攻擊和戰鬥的動作場面。「以人類的角度來看,喰種身上的赫子,就像是一隻多出來的手或腳似的」我是這樣向動作指導說明的。比如說人用刀當武器,刀是不屬於人體、一個外在的物體。但喰種的赫子卻是喰種身體的一部份,是有意識的。用一個”有感情,有感覺”的武器去戰鬥,會是一個”全新感覺的動作場面”。一邊製作一邊想這樣的動作場面,可能會成為日後動作電影的”新標準”。

  【《去吧!啦啦兵團》 — 日本女子高校啦啦勁舞團如何煉成?】

【《東京喰種》導演荻原健太郎訪問】

●原作漫畫的讀後感
我是聽到要拍電影版的消息才去看漫畫的,真是一個很吸引的作品。看過原作漫畫之後,就去跟監製談,如果由我來拍,會想拍成這樣那樣。監製接受了我的想法。
原本漫畫裡的各樣場面和情節,放到電影裡的時候,哪些成立哪些不成立;要用哪部份作為電影的主軸?這些問題,在創作上我有仔細地考量過。
我覺得最有趣的部份,是主人翁-金木(窪田正孝)內心的掙扎。在金木原來的世界裡除了看書就是看書,對世事和其他人都漠不關心的一個普通大學生。意外變了半喰種之後,開始知道喰種們的痛苦,這些情感上的變化,反而令他變得更有「人性」。到底喰種是什麼,人類又是什麼。種種原來所謂的”定義”,漸漸崩塌。對這些部份電影裡有細緻的描寫,令這電影不單單是一齣動作片。相信這點是這部電影可以吸引觀眾的地方。

●有關飾演金木的窪田正孝
非常嚴格的一個人,但卻懂得應變。我覺得他是那種一邊用心感受,一邊用腦思考的人。身手非常靈活,很適合拍動作電影。
我覺得演員可以分為兩種類型,一種是善用自己的表演能力的演員;另一種是能夠將自我和角色融在一起的演員。窪田正孝屬於後者,先是為了角色積極控制體重;之後就連說話的發聲方法,也完完全全成了金木。看得出在拍攝期間,他把全部精力都投進了角色裡。

●激鬥場面的拍攝
從喰種身上長出來的赫子,還有CCG捜査官的對付喰種的專用武器-「昆克」,都是後期製作時用電腦CG畫出來的。因為那些是現實世界中不存在的東西,對於它們的重量、移動速度的快慢、甚至乎是移動的方式、移動時發出的聲響等等,每個人的理解和想像都不一樣。逐一修正各演員腦袋裡所想的,可以說是拍攝動作場面時最大的困難。

●還有其他什麼特別注意的地方嗎
原作漫畫的畫風非常美。要怎樣把這份美保留在電影中,也是一個下了不少苦功的部份。比如是血花四濺的場面,花了很多時間拍出一份美感。
電影裡對喰種的描繪,會隨著金木的情感變化而改變。還有,在一些很微細的地方所配的音效,都是由零做起的。
我相信找我來當導演的原因是,製作方希望這齣電影可以同時兼顧”故事的描寫”和”視覺的表現”兩方面,達到一個平衡點。所以為了不負眾望,在微細的地方花了很多心機。

●原作改編作品/長編電影都是你的新嘗試,感覺如何?
雖然要面對很多困難的課題,但以結果來說,作品的完成度很高很理想。而且拍攝前看了很多動作電影作參考,當中發現了許多很有趣的點子,令我學到了很多。以後如果再有機會,還是會想再拍電影。

 

Facebook專頁 : 給我一個看電影的理由  ( https://www.facebook.com/reasonformovie )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