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百擊》風格】金馬獎最佳劇情片《八月》 寫中國國有制的悲哀

中國新銳導演 張大磊 首次導電影,榮獲第53屆金馬獎★最佳劇情片★最佳新演員★及多個影展獎項的《八月》用黑白的影像回顧1990年代,透過小男孩小雷的眼光看到周遭的大人因國家開始實施國有單位轉型,每一個簡單家庭的生活都被改革所影響,有些人開始失去鐵飯碗,而少年小雷就這樣在天真與世故之間,經濟變革與家庭改變之間懵懂成長的故事。

DCI_DCP_0031.jpg

以孩童的視角看待時代變遷,致敬父輩,沒有大悲大喜,就像是一首散文詩,也被人看作是「中國版侯孝賢的《童年往事》」。台灣金馬獎評委會主席許鞍華曾透露,評委中有不少像她這樣精通電影的老行家都很納悶,一個青年導演到底玩了什麼把戲能令他們覺得吸引,於是堅持看了兩遍,得出的結論是,這部影片是跨地域的,走進人心的作品。走進人心,已經成為了導演張大磊的創作核心。片將於6月特別放映,百老匯電影中心獨家呈獻。

DCI_DCP_0006.jpg

故事大綱

承傳侯孝賢《童年往事》的鄉情,與杜魯福《四百擊》的風格,導演張大磊創作了這部自傳色彩濃烈的思鄉作品,透過男孩的眼睛回望童年,亦緬懷時代。影片對焦九十年代初期,在國企市場化改革的浪潮下,內蒙古小城一戶普通人家的生活正經歷時代變遷。12 歲的曉雷迎來升中前的暑假,流連在街角與製片廠之間,見證身為剪接師的父親下崗,戲院亦由放映國產電影變為荷里活大片。導演刻意以白描敘事、黑白攝影,滲透着樸素情感,首作一舉摘下金馬獎最佳劇情片。

DCI_DCP_0101.jpg

導演的話

多年前的一個周日,我去婆婆家吃飯,當時我已好久都沒回去過了。80多歲的婆婆癱瘓在床,我看著我的母親用小勺給老人餵飯,突然感覺恍若隔世……1994年的夏天,婆婆的母親也同樣臥床,婆婆也是這樣扶著她的背,一勺勺地將攪成糊狀的飯餵到她嘴裡……那一刻我好像真的聽到了94年的音樂聲和那時經常會聽到的火車鳴笛聲從很遠處傳來……叫人恍惚。後來,那個夏天更多的情景陸續出現在我腦子裡,父親、母親、我自己、我們過去生活的院子,和那年被改革影響著的人們。我就像個旁觀者感受著眼前的一幕幕,包括彌漫在空氣裡的氣味。簡直就像一場白日夢……那一刻我決定拍個電影。

stills 06.PNG

創作過程

劇本從2008年寫到2012年,停停寫寫、幾經沉澱,到2015年開拍前才定稿,與3年前的稿有很大變化。採用黑白影像、非職業演員是寫劇本時就定好的風格。導演張大磊和攝影師呂松野都覺得,黑白更適合那個比較簡單的年代,而且能在寫實的同時,增加一些夢幻的色彩。

影片全部演員和拍攝團隊是零酬勞工作。資金鏈幾度斷裂,最後由導演退休多年的剪輯師父親自掏腰包支持他把電影拍完。拍攝時的素材和燈光是按照彩色去拍的,剪輯時轉換為黑白影像。影片拍攝前,內蒙古電影製片廠已經拆除,但張大磊在呼和浩特市找到了替代的場景。男主角小雷家的內景,是他大爺的房子,飾演男主角小雷的小男孩孔維一,則是張大磊朋友的同事家的孩子。

前期電影一直叫《曇花》,電影裡也的確出現了曇花這個意象。結果拍的時候,出品人麥麗絲導演給了張大磊建議,換一個開放的、寫意的片名。因為這樣的話可能跟影片的氣質也會比較像,因為曇花其實原來在電影當中出現過,雖然只是兩次,但是如果片名叫曇花,會有很明顯的那個意圖,所以他就建議把名字改一個不要太具體的名字。

Facebook專頁 : 給我一個看電影的理由  https://www.facebook.com/reasonformovie )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