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屍速列車 / 屍殺列車》 — 列車失速的性別政治

電影《屍速列車 / 屍殺列車 / 釜山行 / Train to Busan》是導演延尚昊藉由一個喪屍故事,在「求生存」的情境中展現人性最真實的面相。影片呈現「人不為己,天誅地滅」的大眾心態,加入「好人不長命」的遺憾元素,並置入韓國英雄主義的性別政治。

【撰文: 王秋今】


故事敘述一個不知名病毒外洩,造成全韓國籠罩在殭屍攻擊的恐怖之中,在事態未明朗之前,政府以「發生暴力行為」來粉飾太平。一輛從首爾前往釜山的高鐵載滿了毫不知情的民眾,列車上的乘客,包括了忙碌而離婚的爸爸碩宇(孔劉飾)和純真善良的女兒秀安(金秀安飾);還有看起來粗枝大葉卻對妻子呵護備至的尹相華(馬東錫飾)和「電影史上跑得最快的孕婦」成景(鄭有美飾)。離婚的碩宇和幸福的相華,即將臨盆的成景和付出成長代價的秀安,這兩組角色對比的組合,巧妙的帶出離婚的無奈悲情和婚姻的幸福甜蜜,也蘊藏新生喜悅與成長痛苦的含意。就在碩宇感染病毒準備跳車犧牲時,鏡頭捕捉的是秀安剛出生時的甜美笑容,成為男主角最後的美好回憶,秀安不忍父親跳車的尖叫大哭,也是影片中催淚的關鍵。


故事弔詭的是一路被保護的孕婦和小女孩成為最後的倖存者,隱含韓國的性別政治觀點。韓國在民族性方面是父權的威權主義,只要接觸過韓國社會,就一定可以感受到當地的大男人文化,不僅語言的運用充滿著強勢,行為舉止也常出現性別歧視的男性沙文主義,與韓劇中所塑造的歐巴形象有著天壤之別。在這部電影,所有正義感的男人,包括流浪的遊民都在保護弱者,而弱者的名字是女人,孕婦成景被影評譏為毫無抵抗能力的「廢柴」;甚至,反派角色營運長容錫(金義聖飾)貪生怕死的急切想要列車駛離現場,金珍熙(安昭熙飾)才說出「不行,我的朋友們還沒上來呢!」,營運長竟然用力推開金珍熙,不但大肆咆哮而且還有肢體暴力,而現場的旅客卻視若無睹也沒有人挺身而出仗義執言,這個鏡頭顯示韓國對於性別政治的差別待遇。


台灣學者游美惠在〈看見性別政治,開展性別意識〉一文中指出,性別政治其實是指性別權力關係。女性主義者 Kate Millett 在其出版的《性政治》一書之中,將性政治裡的「政治」做了一番定義,這裡所謂的「政治」指的不是選舉、主席和黨派等傳統的政治觀念,而是指「將權力結構化的關係與安排,在其中有一群人被另一群人所控制」,所以性別政治的概念,就指出了性別關係是牽涉到宰制、壓迫或剝削的社會關係。而且,社會資源的分配以及人們對自己和他人的觀感與評價,都受到性別因素的影響。金珍熙被營運長無理的用力推撞,是性別關係的壓迫,而冷眼旁觀的群眾就是受到社會關係的影響,所以,應該正視性別的權力關係,否則,漠視性別政治終究會引起時代的反撲。

鐘吉(朴明信飾演)是一位孩子氣的年老女乘客,總認為姐姐很囉唆,常常數落姐姐,最後才醒悟到姐姐對自己的好。導演延尚昊很難得的拍下這麼長的一段話語的慢鏡頭,也就是鐘吉望著一門之隔而變成殭屍的善良姐姐尹吉(藝秀晶飾演),喃喃自語的說:「妳像個傻子一樣,看妳那傻樣兒,總是讓位於人,有什麼事情都留到最後,所以說,為什麼要活的那麼辛苦,早知道會變成這樣,為什麼要那麼……缺心眼。」說完,回頭瞪著「一群人渣」就將車門打開,放進所有的殭屍,咬盡車廂中自私自利的人。

我認為這是影片中驚悚的一幕,是一種同歸於盡的憤怒,鐘吉開車門的舉動可以視為對現實不滿的大反撲,觀眾在「不明鐘吉何以如此」的驚嚇中,是否能感受到女性一股強烈的不滿?那是一種玉石俱焚的毀滅力量。

列車,代表著現代文明與科技進步。19世紀初,火車伴隨著蒸汽時代無遠弗屆的席捲全世界,其堅不可摧勇往直前的動力令人生畏,日新月異的時代列車隨著歷史巨輪在平行的軌道滾滾前進,是進步的象徵。然而在韓國的性別政治,是否也能在平行對等的軌道中平等進步?《屍速列車》在列車與鐵軌的猛烈撞擊中,也在影片中擦槍走火演出列車失速的性別火花。

 

Facebook專頁 : 給我一個看電影的理由 https://www.facebook.com/reasonformovie)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