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評】《解碼遊戲》:往往是那些意想不到的人,才成就了意想不到的事。

在人類歷史上,有很多天才。由於一般人和天才無論是思想上以至生活習慣上都有相當大的差異,所以一般人都常都會對天才有偏見,認為他們是怪人。這些怪人往往會受社會排斥,甚至被迫害。然而,正正是這些怪人,成就了許多人意想不到的事。特斯拉、伽利略以至萊特兄弟,都被認為是怪人,沒有人對他們有期望,他們卻為人類作出了許多偉大的貢獻。《解碼遊戲》(The Imitation Game) 的主角艾倫·圖靈(Alan Turing)亦是一個這樣的「怪人」。導演細膩地勾劃出天才成功背後,被普遍人排斥的一面,探討人與人之間的差異(Difference) ,使本片成為撼動人心的作品。

【撰文:伊藤誠】

Codebreaker

天才成功的背後,往往有不為人知的辛酸

《解碼遊戲》講述二次時期,艾倫·圖靈(Alan Turing)發明了電腦的雛型,破解了被人認為是不可能被破解的德軍密碼機─啞謎機(Enigma) ,協助盟軍打敗德軍。有歷史學家甚至認為,圖靈的發明令二戰足足縮短了兩年。然而,圖靈的晚年卻落得悽慘的下場。(本文的討論以電影為基礎。發明電腦的歷史存在爭議,而且本片亦有部分與歷史不符。)

由於電影改編自真實事件,所以必然有其局限。誰都知道圖靈成功破解了密碼,所以電影的重心並非放在破解啞謎機的故事上,而是放在圖靈是一個怎樣的人身上。電影的故事可分為圖靈的少年、青年和晚年三條線,其中以青年線破解密碼的部分著墨最重,再穿插圖靈少年和晚年的故事,來豐富圖靈角色的性格。圖靈不被一般人接受的原因在於「差異」兩個字。三個時期的他都重複著被排斥,被接納,又再被排斥的生活。

hr_The_Imitation_Game_2

《解碼遊戲》破解的是人心的密碼

人與人之間必然存在差異。故事中出現了同性戀、婦女外出工作等等不被社會接受的差異。電影嘗試探討這樣的排斥是否有其意義。自古以來,人類都會用宗教、行為或膚色等,來區分不同的群體。即使人類早已脫離原始社會,但人排斥異己、凝聚群體的習性依然保留下來。首當其衝被排斥的,自然是群體中最格格不入的人。

排斥、歧視往往來自社會大眾的不理解,不理解又會進人一步令人產生恐懼等等負面情緒。圖靈這個角色非常有天分,數理科成績一直名列前矛,而且不擅長與其他人溝通,自然是被欺負的對像。後來圖靈被安排加入到一個解碼小組中工作。當其他人用密碼學的方式破解密碼,他嘗試用自己的方法去破解德軍的啞謎機。其他人都不埋解圖靈獨特的思路,紛紛拒絕跟隨圖靈的破解的方法。但他卻一直不以為然,以致解碼的工作一直都不順利。

接納自己的不同,接納他人與自己的不同

imitation-game

直至圖靈遇到瓊恩·克拉克(Joan Clarke),他才開始明白到要承認自己和其他人的「差異」,讓其他人了解他特別的地方。其他人明白亦開始明白到圖靈和他們本質上根本沒有不同,於是互相磨合彼此思想上的差異,合力破解啞謎機。故事中亦表明,如果沒有其他隊員,圖靈根本不可能成功。人從來都是群體動物,一個人能夠做的始終有限。天才圖靈有其價值,其他人亦有其獨特的價值。一味的排斥不會帶來任何實質的好處,相反互相磨合、發揮彼此的價值,才能達到雙嬴的局面。

從故事中不難看出圖靈是個相當崇尚功利主意的人。故事的結局亦以功利主義的角度批判了這種排斥社會「異類」(deviant)的行為。所謂的怪人,其實正正是不受社會規範所限制的人、最具創造力的人。如果沒有圖靈之類的「異類」,人類何以突破傳統思維的框架,又何以比以前進步?

The Imitation Game 2

press

延伸閱讀 ー 勵志電影影評: 

【新戲影評】《奇蹟補習社》- 墊底索女考入頂尖大學,只因成功靠「母」幹?

Facebook專頁 : 給我一個看電影的理由 https://www.facebook.com/reasonformovie )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