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戲影評】《天堂無門/索爾之子》:走了一趟沉重的集中營旅程

以納粹德軍迫害猶太人為主題的電影,大家定必想起由史提芬史匹堡執導的《舒特拉的名單》,戲中講述納粹德國商人舒特拉,如何拯救他工廠裏的猶太人。《天堂無門》(今屆奧斯卡最佳外語片),同屬以納粹德軍迫害猶太人為主題,但導演的拍攝手法和故事,徹底打破大家舊有的「美麗動人」故事,重新朔造如人間煉獄的集中營生活,每一幕、每一個鏡頭,都令觀眾喘不過氣來。以「死亡」告訴在生者,那段歷史,有多麼的沉重和難以忘懷。

 【撰文:奇魂】

3

介紹《天堂無門》之前,要先說說導演的「威水史」。《天》的導演可說是來頭不少,導演拉斯洛尼美斯(László Nemes)畢業於盛產電影演員、導演的New York University Tisch School of the Arts,而且,他更曾任Béla Tarr(長鏡頭藝術電影流派代表人物之一)的助手。《天堂無門》是他處女作,已經獲得康城影展中的評審團大獎,其地位更次於金棕櫚獎,期後,更獲頒金球獎最佳外語片和奧斯卡金像獎最佳外語片。可見今次的鏡頭運用,令觀眾成為主角掃羅的其中一個伙伴,令你恍如置身其中。

2

從第一幕至劇終,導演營造的恐懼隨處可見,全劇對白雖然不多,但導演拉斯洛尼美斯和攝影師Mátyás Erdély以最簡單的視覺,透過特遣隊(Sonderkommando)掃羅的所見所聞,而觀眾則跟著他身邊,帶動著觀眾的情緒,使大家同樣感受到恐懼和焦慮。攝影師使用的鏡頭,讓堆積如山的屍體呈現觀眾眼前,但部分模糊不的晝面,令人更覺與掃羅在旁。

另一焦點是音效設計。導演刻意把不同的聲音容入電影,而且,由於電影善用了特寫鏡頭,如電影開首,鏡頭就離不開掃羅,觀眾也從掃羅的視角參與其中,跟隨戶外人群進到了更衣室(屠殺的地方),全程只見掃羅叫那些人脫光衣服,幫忙擋住毒氣室的門口,從而阻止他們衝出來,並且搜掠那些猶太人的值錢遺物,然而,觀眾沒有看到一秒的屠殺畫面,但卻聽到他們的慘叫聲,並透過聲音傳遞,增加了觀眾對故事的想像,令你聯想到這是什麼樣的空間。

5

在《天堂無門》,除了緊張的氣氛外,還顯露了僅存的人性,掃羅試圖找一個Rabbi(為猶太教儀式中的主持),以埋葬那名男孩。他不單經歷重重障礙,把男孩屍首偷運出解剖室,更妄顧集中營的反抗軍,有人質疑他,認為男孩已經死亡,只要唸禱文便可以,但是,掃羅堅持要把他埋葬,就是希望保留一點文明世界的希望。

《天堂無門》與其他二戰片不同,導演沒有以糖衣視人,反而把最核心,最沉重的歷史呈現觀眾眼前,雖然這種攝影手法,不是人人接受,但卻能憑音效,主角的表情,體會那段血淚史,難怪此片獲獎無數。

4

Facebook專頁 : 給我一個看電影的理由 ( https://www.facebook.com/reasonformovie )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